主题5 : 奋战
 作者化敌为笑
 时间2016年03月13日 19:15:12
  

 


Mijn schild ende betrouwen
zijt Gij, o God mijn Heer,

op U zo wil ik bouwen,

Verlaat mij nimmermeer.

My shield and reliance

are you, o God my Lord.

It is you on whom I want to rely,

never leave me again.

在阿尔巴公爵刚大开杀戒的时候,尼德兰各地仅仅有一些零星的,无组织的抵抗。

而"沉默者"威廉,当时所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的四个兄弟。

由于威廉自己继承了堂兄的爵位,他自己亲生父亲Nassau-Dillenburg的产业,由大弟弟约翰继承。



其他三个弟弟,很早都跟着威廉去闯天下。由于威廉产业众多,而且互不接壤,所以他三个弟弟都是他在各地的管家。

这是由当时的封建制度所决定的——我天朝的春秋时期,各个诸侯也都是优先用自己的弟弟作卿的。

封建制度本来还是个军事制度,打仗的时候,自己的附庸们要自带粮草,出兵参战。但到了威廉的时候,这种制度已经瘫痪很久了。在欧洲,从国王到伯爵,都是要出钱,靠雇佣军来打仗——这也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荷兰独立战争的走向。

威廉把自己所变卖的家产拿出来,加上弟弟约翰的资助,招兵买马。

志愿军也是有的,威廉号召德国、法国的新教徒,为了拯救尼德兰同信仰的兄弟,和西班牙天主教徒作战。

威廉另外一支强援是当初乞丐同盟中,从屠刀下逃出来的成员。他们自称“海上乞丐“Les Gueux,自发组织舰队,在海上攻击西班牙船队,然后到外国变卖俘获的物资。

在van Egmont被斩首后,海上乞丐的首领Willem van der Mark,投到威廉的麾下,发誓:两位伯爵的血海深仇一日不报,他一日不剃头、不刮胡子。他被威廉任命为Admiral,这样,海上乞丐就不再是海盗,而是正规军。

Willem van der Mark的曾祖父,曾经以狂放不羁而著称,当年他作为列日市长,因为残暴而被三级会议罢免,他老人家亲手砍杀了列日主教。后来在尼德兰反对马克西米安的暴动中,他也是领袖——暴动被镇压后被斩首。

小van der Mark,继承了先辈对权威的蔑视,也继承了先辈的狂暴。



海上乞丐从西面骚扰海岸,威廉派自己的弟弟路易和阿道夫从荷兰北面,威廉的领地往南打;德国新教徒,从Dillenburg向西打;而法国的新教徒(胡格诺),从南向北出击。

1568年5月23日,在荷兰最东北角Heiligerlee,起义军击败了西班牙的军队。忠于阿尔巴公爵的Friesland的总督被击毙,而威廉的弟弟,指挥骑兵的阿道夫伯爵也在此役阵亡。

这是荷兰独立战争的第一次胜利,在《威廉颂》也提到了它:”阿道夫长眠于此,他的灵魂将获得永生,等待着最后审判的那一天”。


路易不顾丧弟之痛,率军围攻Friesland省的首府Groningen,以图扩大战果。荷兰独立战争乃至当时欧洲各地战争的最常见的形式,就是围城和解围之战。

在布鲁塞尔的阿尔巴公爵反应迅速,他点起大兵,赶到城下。

路易寡不敌众,撤退到德国境内。阿尔巴公爵的士兵大杀三日。

威廉的另外两路人马,由于缺乏训练和战术组织,也先后被久经沙场的西班牙人击败。尼德兰全境,被西班牙人控制。

威廉已经无力重整旗鼓,因为他破产了。

在1568年10月,他和法国的胡格诺领袖科利尼元帅和孔代亲王签订了合约,互相援助,把法国和尼德兰都从天主教势力手中解放出来。

按照这个合约,威廉把自己的残军,交给孔代指挥,参加法国的新旧教之争:“胡格诺战争“,希望法国新教徒能够先夺取胜利,再回头帮助自己打西班牙人。

不要忘了,威廉是奥兰治亲王,理论上是法国国王的附庸,他插手法国内战,也不算是多管闲事。

威廉自己,则去了伦敦,向同样畏惧天主教复辟的伊丽莎白一世女王请求资助。

伊丽莎白当时还不敢得罪西班牙,她拒绝了威廉的要求。同时,她迫于菲利普二世的压力,下令英国的港口不得再对海上乞丐开放。

1572年4月1日,发生了一个愚人节(其实当时还没有愚人节的说法)才会发生的怪事,扭转了局势。

两艘被英国驱逐的,载满海上乞丐的船,由于风高浪急,把握不了航向,被吹往Brielle市。

如果落入驻军手中,这六百名海上乞丐毫无疑问,将被在市政厅前绞死。

急中生智的他们,派一条船在关口吸引守军的注意,其余人乘坐另外一艘,从另外一个河口突入城中——他们惊讶地发现,驻军主力去其他地方镇压暴动了——于是,海上乞丐成为了Brielle的主人。


今天,这个城市的市徽上还骄傲地写着:”第一个被解放的”。



海上乞丐在Brielle升起了亲王旗,星火燎原的情况出现了,荷兰和Seeland两省的市民们(两省的城市人口,当时就达到了50%)纷纷拿起武器,消灭西班牙人。除了两个首府阿姆斯特丹和Middelburg,全境解放。

两省重新在荷兰省最古老的城市Dordrecht召集省议会,荷兰省议长Paulus Buys


提议大家做出决议,请威廉担任两个省的执政,领导抵抗。

这并不是荷兰的独立,因为,他们还承认自己是西班牙国王的臣民,他们反对的,仅仅是国王总督的暴政。

但,从此之后,威廉不再是以一家之力,对抗一个帝国了。

他把指挥部搬到了有着完整的防御工事的Delft,他在这里的住处,被成为亲王宫。



以此为基地,奥兰治军团收复了几座尼德兰的城市。

胜利看起来已经不远了,因为,法国的援军即将到达。

在这几年时间里,法国的胡格诺派已经和王室和解。科利尼元帅向法国国王查理九世建议:组织新旧教徒联合军队,进攻佛兰德尔的西班牙人。

当时巴黎正在举行胡格诺派首领亨利(后来法国国王亨利四世)和查理九世的妹妹玛尔戈的婚礼,几千名胡格诺贵族来到巴黎,一来是庆祝,二来准备上前线。

结果是,在1572年8月24日,天主教徒将巴黎的胡格诺派几乎杀绝,史称”圣巴托罗谬之夜”。科利尼元帅和女婿泰利尼被杀,泰利尼的遗孀在十几年后成为威廉最后一个妻子。


这件事,教廷、西班牙、威尼斯、洛林公国、英国等等各方势力都有参与,幕后真相如何,史学界一直有争议。但是胡格诺派是肯定把出兵当真的——科利尼在被杀前几天的家书里面说:”我们将在婚礼后休息几天就出征佛兰德尔”。

威廉没有等来援军,西班牙人再次反扑。

从阿姆斯特丹出发的西班牙人,在阿尔巴公爵儿子的率领下,连屠两城,然后围攻Haarlem。Haarlem的市长Wigbolt Ripperda号召坚决抵抗。



Kenau Simonsdochter Hasselaer 率领三百娘子军,协助守城。她们的英勇,传遍尼德兰。



围城一共进行了七个月,守城军打退了西班牙人一次次的进攻。但是由于援军被击败,城中开始断粮。

1573年7月13日,尼德兰人投降,市民用24万古尔登买回自己的性命,市长Ripperda 被斩首,Kenau 流亡。

今天在Haarlem的教堂上,还可以读到这样的话:“In dees grote nood, in ons uutereste ellent

Gaven wij de stadt op door hongers verbant“.

在最悲惨的时候,我们放弃了城市,是迫于饥饿。



Haarlem的死守,鼓舞了尼德兰人的勇气,西班牙人不是不可以战胜的。

几个月后,西班牙人在Alkmaar城下被勇士们击退。今天,市徽上还写着“胜利的Alkmaar“


以后每年的10月8日,解围的那一天,这里还将举行庆祝活动,因为Bij Alkmaar begint de victorie ("胜利从Alkmaar开始")!

于此同时,威廉麾下的那些海上乞丐,一次又一次挫败了西班牙数量上占优势的海军。



在马德里,西班牙国王终于失去了耐心,他认为阿尔巴公爵太老了,任命Don Luis de Zuniga y Requesens为新的尼德兰总督。


此人是巴塞罗那贵族出身,几年前作为奥地利的唐璜的副将,成为勒邦托(Lepanto)海战的胜利者。

他来到尼德兰,政策比铁公爵有所缓和。他宣布:只要反叛地区重返天主教,就既往不咎。

而在1573年,荷兰和Seeland两省就已经改宗加尔文派。两省议会在鹿特丹开会,拒绝了总督的提议——同时提出反要求:”西班牙军队撤出尼德兰”,当然也遭到Requesens的拒绝。

等到Requesens对尼德兰人提出一个”承包”要求:每年上缴两百万古尔登的税收,双方更是没得谈,于是战火重染。

西班牙军队,南下包围莱顿(Leiden)。威廉派自己两个弟弟路易和亨利前往救援。

他们在Mookerheyde中伏,在4月14日的雨夜里,双双阵亡。

沉默者威廉一共四个弟弟,三个倒在了战场了。唯一善终的约翰,也先后献出了三个儿子的生命(威廉的侄子)。
 


“胸中有激情,人怎么会不是活的?”转《光辉岁月:欧洲中世纪黑暗中的共和曙光》作者:AleaJactaEst[448]
化敌为笑 16-03-13 18:53:56
前言[17.2k]
化敌为笑 16-03-13 19:01:55
1:英雄的出身[9.1k]
化敌为笑 16-03-13 19:05:24
2:武力、金钱和信仰[6.4k]
化敌为笑 16-03-13 19:08:43
3 : 自治 [14.4k]
化敌为笑 16-03-13 19:10:51
4 : 反抗 [10.4k]
化敌为笑 16-03-13 19:12:49
5 : 奋战 [9.2k]
化敌为笑 16-03-13 19:15:12
6 : 独立 [12.1k]
化敌为笑 16-03-13 19:18:44
7 :生前事,身后名[9.4k]
化敌为笑 16-03-13 19:22:47
哦,中国人也榜上有名:第一个共和国,是中国人实施了14年的“周召共和”(841BC),早于古希腊梭伦改制几百年[276]
林泉散人 16-03-14 10:57:54
怎么又漏掉几个字?[433]
林泉散人 16-03-14 11:04:04
不是捐钱搞org新系统了么?怎么还是老毛病?[0]
林泉散人 16-03-14 11:06:12
千万别跟这儿提钱啊,哥!千万不能提钱![160]
化敌为笑 16-03-15 18:24:37
中国人的地球第一多如五角,然并[24]
化敌为笑 16-03-15 17:3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