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4 : 反抗
 作者化敌为笑
 时间2016年03月13日 19:12:49
  

 


这位老兄的名字,一般翻译成格兰维尔。其实,Granvelle 是个地名,位于今天的法国,当时是属于勃艮第公国的。

他的父亲尼古拉·格兰维尔,就是哈布斯堡王朝的重臣,为西班牙加强中央集权立下过汗马功劳。

1550年,安东尼·格兰维尔继承父亲,担任查理五世的秘书长。1559年,他作为西班牙的谈判代表,和法国签署了Cateau-Cambrésis合约,根据这个条约,铁头收回了老祖宗的萨伏伊的地盘,玛格丽特走马上任。

他跟着玛格丽特来到布鲁塞尔,担任国务会议的主席,成为尼德兰事实上的领导人。

国务会议原来的成员,如“沉默者“威廉和佛兰德尔总督Lamoral van Egmont等尼德兰头面人物,辛辛苦苦地帮着西班牙打败了法国,觉得现在和平了,可以喘口气了。他们希望税收能够降一点,西班牙在这里的军队,可以撤回去。

可是,菲利普二世却不是这么计划的,他交给格兰维尔的任务,是把尼德兰各省变成西班牙的各省(国内有的书上说,菲利普要把尼德兰变成殖民地——对这种说法,我感到困惑)。

于是格兰维尔“变法“开始。

菲利普二世不如他的父亲查理,他既不会讲法语,又不会讲荷兰语。他既不了解形势,又缺乏灵活性。

格兰维尔也远远没有他父亲老格兰维尔的政治智慧和手段。

他的职称,是红衣主教。

1561年3月10日,他组建了Mechelen—布鲁塞尔主教区(这个主教区,到现在还是比利时的天主教徒的“总舵“),他自己担任首任大主教。

尼德兰被划为十八个主教区,十八个主教再加上两个大主教(还有一个是有八世纪就开始存在的Utrecht大主教),成为尼德兰总议会的当然代表——开会的时候,玩少数服从多数,我也搞定你了。

在国务会议里,地位仅次于格兰维尔的,是一位海归的尼德兰人Wigle Aytta van Zwichem



他留学德国之后,成为查理五世的法律顾问。1550年,他为查理起草了一份文件,后来被称为《血腥敕令》。

敕令规定:新教徒一律判处死刑,给新教徒提供过帮助的,治罪。

由于当年尼德兰贵族们的阳奉阴违,敕令没有落到实处。现在菲利普二世重申法令,要求各主教坚决落实。

不过说句公道话,van Zwichem在国务会议里还是扮演了一个在格兰维尔和尼德兰土著之间打圆场的角色。

等到菲利普让格兰维尔加税——因为西班牙又要和土耳其人开仗——圆场打不下去了。“沉默者“威廉等人,直接向菲利普递交请愿书,反对他的税收政策。

在请愿得不到答复之后,威廉他们集体罢工,退出国务会议,声明:不罢免格兰维尔,俺们就撂挑子不干了!

菲利普为了缓和矛盾,撤了格兰维尔,却维持原有的政策。

威廉他们,推举van Egmont去马德里,和菲利普面谈——菲利普依然坚持他的强硬路线。

由于宗教迫害带来的社会动荡和由于高税收带来的经济萧条,尼德兰人怨声载道。

一些小贵族,面临破产的境地,他们组织了同盟Eedverbond der Edelen(又被称为Compromis)。

这得到了大贵族们的暗中支持,”沉默者”威廉,让自己的亲弟弟路易加入这个同盟,称为领袖之一。



同盟起草了请愿书Smeekschrift,向总督提出要求停止镇压新教徒,恢复原来尼德兰议会的特权,不得随意增加税收。



1566年4月5日,布鲁塞尔。

他们去掉了身上一切装饰品,穿着最朴素的衣服,走进玛格丽特的总督府,递交请愿书。



玛大姐看到尼德兰人的队伍如此的浩浩荡荡,十分紧张。

站在身边的顾问Berlaymont在她耳畔说了一句 “Quoi, Madame. Peur de ces gueux?”

“怎么,夫人,您居然会怕这帮要饭的?”


他这句话,被尼德兰人听见了。

在三天之后同盟的一次聚会上,同盟的首领之一Hendrik van Brederode在演讲中高呼:为了祖国,我们愿意当乞丐!



他们正式穿上了乞丐式样的服装,随身带着要饭的碗,打狗的棒。脖子上套着一个硬币,一面印着菲利普的头像,一面是镣铐中的双手,旁边写着Fidèle au roy, jusqu'� porter la besace——效忠国王,直到成为乞丐。布鲁塞尔很多市民,效法他们,也默默地把自己打扮成乞丐,表示了对同盟的支持。



上层贵族乱,社会下层也乱。

高税收造成了大批的失业者,再加上1565年庄稼歉收,人心浮动,在1566年8月,加尔文宗信徒开始了捣毁圣像运动(Beeldenstorm)。



他们援引《摩西十诫》中的第二誡:

不可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作什麼形像彷彿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事奉他,因為我耶和華─你的神是忌邪的神。恨我的,我必追討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愛我、守我誡命的,我必向他們發慈愛,直到千代。
认为教堂里供奉圣徒的画像和雕塑是渎神的行为。他们冲进教堂和修道院,把它们捣毁。

在有的地方,甚至把整个教堂给砸了,把教会的财物抢了,有些神父也丧了命。

运动从佛兰德尔开始,波及尼德兰全境,有大约400家教堂遭殃。但是,风波只闹了一个多月就平息了。

"沉默者"威廉和大部分贵族,都不支持这种打砸抢的行为。加尔文教徒团结在一个小贵族Jan van Marnix周围,武装起义。

玛格丽特开始妥协,她一方面派兵,在安特卫普北面的Oosterweel击败Jan van Marnix,有人把这场战役,看作荷兰独立战争的开端。



另外一方面,她同意考虑尼德兰贵族们的请愿中提出的改革方案。

玛格丽特的行为,被她的异母弟弟看成是软弱的表现。菲利普派了一位字典里面没有”软弱”两个字的铁公爵Fernando lvarez de Toledo前往尼德兰。



他的头衔是Alba公爵,他和征服阿兹特克帝国的科尔蒂斯以及制服印加帝国的皮萨罗等人一样,都是那个世纪的西班牙人的典型。他们有一个显著的共同点,他们对人的生命的价值,都极其藐视,他们不懂什么叫做怜悯。

不同的是,那几个著名的美洲征服者,都是穷光蛋亡命徒出身,而阿尔巴公爵,却是时代簪缨。他少年从军,追随查理五世,进攻时为先锋,撤退时为殿后,战功赫赫。

他离开尼德兰之后,在临死前,还担任新吞并的葡萄牙总督,镇压了一切的反对势力的抵抗。

他不仅是一员大将,作为西班牙重臣,行政外交工作也不外行。被菲利普二世派往巴黎,去迎娶自己儿子的未婚妻伊丽莎白的,也是他。在席勒的剧本《唐·卡洛斯》里面,他作为男配角,戏份不少(那个剧本,时代大背景,就是尼德兰起义)。

阿尔巴公爵带着一万两千名西班牙士兵,来到布鲁塞尔。以女总督玛格丽特的名义,宣布停止宗教裁判所对新教的迫害,同时邀请尼德兰各地的头面人物们来聚一聚,交流一下感情。

得到邀请后,威廉的反应是:变卖了一切可以变现的财产,到德国的Nassau家族领地里避难——他和阿尔巴公爵是”查理宅里寻常见”,太了解了。

威廉劝说尼德兰其他几个领袖人物,不要去布鲁塞尔。他们却没有听从威廉的良言相劝,被阿尔巴骗入圈套,投入大牢。

阿尔巴公爵组织了一个危机管委会Raad van Beroerten,后来以血腥委员会而臭名昭著。


他亲自担任主席,经过象征性的审判,处死了一千多人。

这连玛格丽特都看不下去了,她觉得继续当傀儡也没啥意思,在1566年底,回自己的婆家去了。阿尔巴公爵继任为尼德兰总督。

很多历史书上,把玛格丽特写成搅乱尼德兰的祸首,其实她真是冤枉。要是弟弟能够”不改父之政”,她完全可以像她的姑奶奶和姑妈一样,成为尼德兰人爱戴的花瓶。

阿尔巴公爵出发前,国王菲利普交给他三个任务:镇压起义者,加强王权,改革税制。

第一项基本完成任务。

第二项,他理解成要杀一警百。于是,血腥委员会陆续把一万八千多人处死。

1568年6月5日,他在布鲁塞尔的中心广场上,把佛兰德尔前总督van Egmont和van Hoorn伯爵斩首。


这两位,是当年查理五世的爱将,是勃艮第最高荣誉金羊毛勋章的获得者。查理五世曾经规定:金羊毛骑士如果犯罪,必须由骑士团其他骑士联合审理;除非有最少六名骑士同意,否则任何一名骑士不受逮捕;在审理期间,受控者不受羁押,只是由其骑士予以软禁。



就算不谈这个"免死铁券",这二位既是虔诚的天主教徒,又是西班牙国王的忠臣。他们没有捣毁圣像,也没有参加乞丐请愿活动——唯一的造反行为,就是当初和格兰维尔作对。

这当时引起了尼德兰人的愤怒,后来德国文豪歌德为他们创作了悲剧《Egmont》,



大家现在听到的贝多芬为它所谱写的乐曲。



阿尔巴也召唤”沉默者”威廉出庭受审,威廉没有理睬,于是他在尼德兰的所有财产被充公。威廉的长子,被带到西班牙软禁起来,以后,父子再也没有见过面。

杀完人之后,为了完成第三项使命,在1569年3月,公爵颁布新税率,一切交易,抽税10%,于是天下大乱。

就在尼德兰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沉默者威廉,树起了世界上第一面三色旗,人们称它为亲王旗(Prinsenvlag)。



包括<<威廉颂>>的作者在内的勇士们,团结在这面大旗下,开始了不屈不挠的斗争。

面对占压倒优势的西班牙军队,他们一次又一次地被击倒,一次又一次地站起来,重新团结在这面大旗下。

这些勇士们,以奥兰治军团(Oranje)而名垂青史。

另外说一句:Oranje这个词,现在也指代荷兰国家足球队。不过,只会踢顺风球的他们,真配不上奥兰治军团的光荣称号。

这也没办法,威廉是"德国血统"。F
 


“胸中有激情,人怎么会不是活的?”转《光辉岁月:欧洲中世纪黑暗中的共和曙光》作者:AleaJactaEst[448]
化敌为笑 16-03-13 18:53:56
前言[17.2k]
化敌为笑 16-03-13 19:01:55
1:英雄的出身[9.1k]
化敌为笑 16-03-13 19:05:24
2:武力、金钱和信仰[6.4k]
化敌为笑 16-03-13 19:08:43
3 : 自治 [14.4k]
化敌为笑 16-03-13 19:10:51
4 : 反抗 [10.4k]
化敌为笑 16-03-13 19:12:49
5 : 奋战 [9.2k]
化敌为笑 16-03-13 19:15:12
6 : 独立 [12.1k]
化敌为笑 16-03-13 19:18:44
7 :生前事,身后名[9.4k]
化敌为笑 16-03-13 19:22:47
哦,中国人也榜上有名:第一个共和国,是中国人实施了14年的“周召共和”(841BC),早于古希腊梭伦改制几百年[276]
林泉散人 16-03-14 10:57:54
怎么又漏掉几个字?[433]
林泉散人 16-03-14 11:04:04
不是捐钱搞org新系统了么?怎么还是老毛病?[0]
林泉散人 16-03-14 11:06:12
千万别跟这儿提钱啊,哥!千万不能提钱![160]
化敌为笑 16-03-15 18:24:37
中国人的地球第一多如五角,然并[24]
化敌为笑 16-03-15 17:3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