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2:武力、金钱和信仰
 作者化敌为笑
 时间2016年03月13日 19:08:43
  

 

2:武力、金钱和信仰

公元1548年,查理在奥格斯堡召开的神圣罗马帝国大会上,把包括尼德兰在内的勃艮第遗产从帝国中划出来,和包括意大利南部在内的西班牙一起,成为他可以留给儿子的私人财产。


在查理看来,儿子一手枪杆子西班牙,一手钱袋子尼德兰,试问天下谁能敌?

先说西班牙。

尽管1492年,哥伦布就发现了新大陆,可是西班牙却一直是个穷国。

首先,十六世纪上半叶开发美洲的效果,一些人可能高估了。

最早,哥伦布他们压根就没有找到什么值钱的东东,至于那些后来给世界经济以重大影响的美洲作物如土豆玉米,当时只是作为新鲜玩意儿被带回欧洲,还没有被推广种植。

随着阿兹特克和印加帝国的征服,殖民者抢到了印地安人的黄金。可是,这虽然足以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暴富起来,对西班牙的整体经济,却没有太大的影响。1521年到30年,平均每年有149公斤的白银从南美运往欧洲,而欧洲本地的产量,是54000公斤(其中德国就有43000公斤)。

三十年代后,美洲的银矿陆续被发现。但是,还要等到1556年,高科技的开矿技术被传到美洲,这里的金银才得以被大量开采。

其次,这笔飞来横财,培养了西班牙的王室和贵族们大手大脚的恶习。他们钱来得容易,出手也大方。

当时西班牙的农业很落后,五百万人,气候相对适宜,粮食却不能自给自足;由于查理的外公外婆把犹太人和穆斯林都驱逐出境,搞得商业和制造业也一塌糊涂。

对上层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没吃的,没关系,买!没穿的,没关系,买!反正老子有的是钱,没有花完的金银,再买奢侈消费品。这样,从经济体系外来的,没有在这个体系里实现投资扩大再生产,又流了出去。

而广大的下层,非但没有享受到多少开发美洲的好处,却先饱受通货膨胀之苦,生活十分艰难。

但是,武力方面,西班牙却在欧洲首屈一指。

几百年和穆斯林不断的战斗,让西班牙几乎每个家族,都有光荣的战斗史。

西班牙贵族们干什么都打不起精神,大部分是文盲,但是打起仗来却是行家;

而劳苦大众们,也奉那些冒险致富者为楷模,踊跃参军,希望鱼跃龙门;

西班牙同时又是欧洲中央集权最强大的国家,各地的封建主的势力已经被压制。西班牙国王的意志,基本畅行无阻。

于是,西班牙几乎和所有人在打,法国人、德国新教徒、土耳其人......

问题是,打仗是要钱的。

钱,尼德兰有。

尼德兰中的佛兰德尔,从十一世纪开始,就是欧洲的发达地区,他们致富的行业,和无数后继者们一样,是纺织业。

下图是佛兰德尔Ypres市纺织行会建于十三世纪的大楼,这显示了他们不仅仅是财大,而且气粗。



十六世纪,尼德兰的布拉邦、荷兰等沿海地区,经济也迎头赶上。

说实在的,这除了因为尼德兰人的勤奋之外,有一部分要感谢西班牙人把美洲来的金银投入到了这里。尼德兰的制造业成了西班牙的加工厂,尼德兰的商人成了西班牙的供应商,大发其财。

沿海各省,有一半左右的人口居住在城市里,而其余那些农业省,也接受产业升级,由于农产品不愁销路,卖得出好价钱,地主们也愿意增加投入,这又推动了农业生产率的提高。于是,尼德兰的农业人口,小日子过得也比欧洲其他地方要好。

枪也有,钱也有,但是,枪杆子和钱袋子之间,有两个大的矛盾。

一是宗教问题。

查理五世,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

别的不说,从他七岁起,上书房的总师傅名叫Adriaan Florenszoon Boeyens,此人后来成为教皇哈德良六世。



哈德良六世出生于现在荷兰的乌得勒支(Utrecht),下图是他的故居。

他是历史上唯一的一位荷兰籍教皇(荷兰现在是新教国家,所以以后大概也不会出教皇了)。当然,那个时候还没有荷兰这个国家,在教廷那些意大利人眼中,他是个地道的"德国鬼子"。


查理时逢宗教改革,尽管由于他还要和其他敌人如法国开仗,而不得不暂时容忍德国新教徒的存在,在心里,他是渴望着重建天主教的一统天下的。

而尼德兰呢?

由马丁·路德发起的第一波宗教改革,基本上没有波及到这里,而随后兴起的再洗礼派和加尔文派,则在尼德兰的下层,有了不少的信徒。

上层的实力派贵族,绝大多数保持了原有的信仰。对于新教,他们的态度是"和谐压倒一切":

对于那些一天到晚在街上撒传单喊口号的,贵族们心甘情愿地把他们捆起来交给宗教裁判所;

但是,要是主教想烧死两个加尔文宗的铁匠,那就不太乐意了——失去两个铁匠可惜不说,再洗礼派(历史课本上德国农民起义里闵采尔就是这一派的)和加尔文宗(英国克伦威尔的铁骑兵就是这一派的),都是基督徒中战斗力最强悍的,他们自称是归正宗,最符合基督教教义,但是,耶稣"别人打你左脸,就把右脸再伸过去"的教导,他们好像从来没听说过——要想把两个加尔文宗的铁匠捆起来,得准备再牺牲两个天主教的铁匠;

至于为了宗教原因,和其他新教诸侯开战,尼德兰的各路诸侯则更是厌恶,他们不想干这种无聊的事。

举个例子,"沉默者"威廉,尽管当时还是个天主教徒,在第一个妻子去世后,却向信奉新教路德宗的萨克森选帝候的女儿Anna求婚。

萨克森家族一开始嫌他"桔子王子"的头衔配不上他们家,后来想到:这样在尼德兰也有个强大的亲戚,就在1561年把Anna嫁了过来。

他们夫妻有个儿子叫莫利茨(Maurits van Oranje),几十年后继父为荷兰执政。他领导的军事改革,让荷兰的民兵成为优秀的近代化军队。

他的名字的另外一种翻译是毛里求斯,可能大家更加耳熟——非洲的那个岛国就是荷兰殖民者以他命名的。



比宗教问题,更头疼的,是和尼德兰各省等级议会的矛盾。
 


“胸中有激情,人怎么会不是活的?”转《光辉岁月:欧洲中世纪黑暗中的共和曙光》作者:AleaJactaEst[448]
化敌为笑 16-03-13 18:53:56
前言[17.2k]
化敌为笑 16-03-13 19:01:55
1:英雄的出身[9.1k]
化敌为笑 16-03-13 19:05:24
2:武力、金钱和信仰[6.4k]
化敌为笑 16-03-13 19:08:43
3 : 自治 [14.4k]
化敌为笑 16-03-13 19:10:51
4 : 反抗 [10.4k]
化敌为笑 16-03-13 19:12:49
5 : 奋战 [9.2k]
化敌为笑 16-03-13 19:15:12
6 : 独立 [12.1k]
化敌为笑 16-03-13 19:18:44
7 :生前事,身后名[9.4k]
化敌为笑 16-03-13 19:22:47
哦,中国人也榜上有名:第一个共和国,是中国人实施了14年的“周召共和”(841BC),早于古希腊梭伦改制几百年[276]
林泉散人 16-03-14 10:57:54
怎么又漏掉几个字?[433]
林泉散人 16-03-14 11:04:04
不是捐钱搞org新系统了么?怎么还是老毛病?[0]
林泉散人 16-03-14 11:06:12
千万别跟这儿提钱啊,哥!千万不能提钱![160]
化敌为笑 16-03-15 18:24:37
中国人的地球第一多如五角,然并[24]
化敌为笑 16-03-15 17:3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