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事故报告] bigm独自穿越玉渡山-海坨线路未按时下山启动救援事故报告 
 作者 bigm 
 IP地址*.136.0.185 
 时间15-12-08 22:57:49
 

超出意外的旅程

 

    
 主题1 背景 
 作者 bigm 
 IP地址*... 
 时间15-12-08 22:59:29
 

2015年12月6日我个人的一次登海坨活动,因为没有在预期的时间下山,导致家属报警并在绿野群公开,很多老友准备或已经出发救援,蓝天救援队也已经出发,虽然报警后2小时内解除警报,但救援已经启动,闹出很大动静,引起了广大绿友的关注。本人从各条路线、不同季节上海坨10多次,冬季也走过很多路线,但本次冬季海坨路线是我从未遇到的艰难路线,行走难度超过冬季雪后的二姑娘峰(不考虑高反)和冬季小五常规路线(不考虑大风)。
鉴于此, 特别是启动了救援,本着负责任的态度,特撰此文,并以登山事故贴发安全版,供大家分析、批评和借鉴。

 

    
 主题2 准备、装备和路线 
 作者 bigm 
 IP地址*... 
 时间15-12-08 23:01:10
 


2.1 近期活动和体力准备
11月完成延庆石峡-黄楼洼-长峪城,南口-羊台子-石碴-石峡(雪深过踝),有一定的体力准备。11月29日4:30从龙聚山庄出发,9点登上玉渡山水库大坝,13点到距离石佛寺1km处回撤,花近2小时探路上啤酒溪垭口未果(手机GPS未装相应轨迹),17点从玉渡山景区沿盘山公路下撤,近19点到玉皇庙路口。后河水大,石头覆雪,冰未冻死,我非常小心还是一条腿踩进水中,所以这条路暂不能走了,研究攻略,觉得玉皇庙路线较近,方便停车,于是周6晚5点开车去玉皇庙踩点(没走过这条线),沿着进山口前进1小时后返回,觉得路况雪况可以接受。在手机中存好本次路线前人轨迹以及西大和啤酒溪轨迹备用。

2.2路线和时间规划:
4:30玉皇庙进山口,8:00 玉渡山,11:00 次仲泉,14:30-16:00大海坨,根据登顶时间,路况,足迹等考虑啤酒溪、西大或大海坨村下撤。

2.3装备和着装:
25L背包,身穿内衣、抓绒、冲锋衣裤三件套,GTX高帮徒步鞋,雪套,冰爪(劣质10齿行走爪),棒球帽,头巾,墨镜,手套,备用手套和袜子,羽绒服。手机(忘带充电宝,错误!),手台,瑞士军刀,头灯手电各1,体饮500ml X 2,保温瓶750ml X 2,250g果子面包 X 2,瑞士糖几粒。

 

    
 主题3登山过程描述 
 作者 bigm 
 IP地址*... 
 时间15-12-08 23:07:50
 

3.1 玉皇庙--玉渡山(4:30--9:00)
3:30起床,吃了2个馒头就咸菜,4:30准时开车到玉皇庙村,停车进山。开始很顺,毕竟昨天刚趟过,随后横切路,雪深到小腿,盘旋下降处,看准后直接冲下,省了些力。遇到不明足迹,跟着走了小段,结果错过路口,耽误20分钟,先后钻过两道铁网,9点到玉渡山静谷口检票处,吃面包,给家属电话汇报后,关掉手机(要省电,其他时间开启GPS并飞行模式)。比预定时间晚1h。


3.2 玉渡山—次仲泉 (9:15—12:00)
这段路上周大部走过,脚印还在,11:00到悬空石附近(上周回撤处),手机开机,继续前行到石佛寺岔路口,向右钻过铁网到次仲泉。本段多走在窄沟,不易失掉路线,部分路点过河较难,一只脚掉入水中一次,路程耗时与预期相同。

3.3 次仲泉—海坨主脊(大海坨南侧横切点)(12:00—19:30)
过了次仲泉,就是宽沟和沿坡上升的路,路线很快失去,依靠GPS轨迹判断大致方向,一脚踩下,雪齐小腿,部分过膝,雪下有些是空的。14点上升到山脊(毒虫攻略40min的路程,我用2h)。

此时海坨感觉很近,经验告诉我那是错觉(这条线我以前没走过),毒虫攻略上说还有100min的路程呢。我想山脊上或许像灵山小五那样,我最晚3小时内可以到梁,视情况是否登顶,最晚8pm下撤到大海坨村,给家里报平安。或者小海坨有大队伍足迹,同时在海坨顶有手机信号能报平安的条件下,沿着足迹下撤到西大或阎家坪什么地方,甚至啤酒溪!只要有大部队走过的足迹,我是不怕走夜路的。

山脊开初还好走,雪深到小腿,只是多费些力气,随后就越来越难走了,雪慢慢有到膝盖、大腿深的地方。我3周前买的160元的廉价冰爪经不起这种雪岩混合路面的折腾,在多次松脱后,终于有一只彻底不能用了,只好收了爪,反正在没有冰和硬雪的情况下,用冰爪利弊参半,好处是不滑省体力,坏处是配轻型徒步鞋,在坡度大和石头路上脚难受。

到17:10,到达最后一个支梁转折点,太阳已经落山,但未全黑,能见到小海坨到鞍部平滑的雪坡,没有队伍走过的痕迹。还有最后一段横切路到大海坨南侧主梁,正常20min左右的路程吧,当然横切是找不到路的,我准备花1h走。分析一下现在的处境,回返不现实,我从玉渡山已经走了8h,最快4h能回到玉渡山,晚上10点前或能在景区打电话报平安,然后再花2h走公路下山取车。顺脚印走夜路返回,基本安全可控,和家里联系过晚的问题未必能解决,且损失士气。大海坨村下撤陡,基本无断崖,在厚雪中适合快速下降,所以我几乎没多想回撤的问题,继续前进。

结果这段路很多时候掉入齐大腿雪中,天黑了,无法选择好走的路线,就按大方向走,无法前行时,就哪里走的动走哪里,然后再看GPS把路线修回,特别告诫自己不要下降太多,保持高度,下去了爬回来太难。特别小心地横切了几十米的石海地形(有点像鳌山-太白的经典地貌),这段最害怕受伤,最后,平时约20min的路,我2个多小时才到。

一到大梁,马上把手机由飞行模式调为普通,等待一小会儿,没有信号(移动),我以前只模糊记得海坨顶有手机信号,但不清楚是移动还是联通,也不知道梁上是否有,不能再去登顶试手机信号了,还有近百米上升呢,不知道要花多久才能上去。

3.4 海坨主脊-大海坨村护林站(19:30-22:40)
天已经全黑,之前的头灯电耗完,懒得换备用电池,本来头灯也不很亮,适合有路的条件下行走。拿出小手电,这个比较亮,还带暴闪功能。雪依然厚,前面就是较北侧的小树林,遇铁丝网,绕过,约30min,到达两个小树林中间的位置,停下看GPS。从主梁横切点穿过有铁丝网的小树林(北侧),约600米路程,我走了约40min,这里还需穿过南侧小树林才能到鞍部下撤点,直线距离约500m,之前很多地方是采用爬行方式通过,不想沿着主脊走了。考虑到没有队伍来过,按轨迹走也没有多大意义,反正走不到路上。已经过20点了,看看等高线,基本没有陡崖,就从这里直接冲下去吧(见GPS航迹)。

很快就遇到密灌,从2100m到1800m这300m海拔的下降,我在密灌中折腾了1个多小时,很艰难!闯、爬和滑都用上了,还要看手机地图横向避开陡坎或可能的小断崖,或避开太密的灌木,此段丢失1支登山杖。海拔1800m后,终于到达大东沟的顶部,豁然开朗,没有灌木了,坡缓,路线明显,雪也逐渐变浅,多数在膝盖以下,总之,可以正常行走了。

22:10,到达公路,恰有车辙,这段走的快。22:40到护林站,马上手机联系家属报平安,护林站登记身份证,整理背包,脱下雪套,还剩一个面包和两口热水,护林站休息20min。23:30,终于敲开一家农家院的门,住下。









GPS 轨迹
http://www.lvye.org/modules/lvyebb/viewtopic.php?view=1&post_id=44311506
 

    
 主题4救援的启动和终止 
 作者 bigm 
 IP地址*... 
 时间15-12-08 23:10:38
 

下午4点,家属就用手机不断和我联系,经过焦急的5小时联系未果后,9pm,她终于打110报警了,同时向相关山友求助和咨询,也向蓝天救援队求救。ttree在征得家属同意后将消息发到绿野微信群,引起大家关切。群里一些山友准备自己组队或参加救援,此时毒虫及其救援队决定启动救援,所谓、大楚、jjyfoot准备随毒虫救援队出发,小撮也在积极组队中。陈一帮忙联络了蓝天救援队,通告救援进展。

因我和家属当时都不在绿野微信群里(远离组织,自我批评下),挂一漏万,群里的情况了解不详。


10:45pm,家属得到我安全的消息,马上通知各路人马,终止行动。
其时:
张山营派出所已经查看了我在延庆的住址,确定人没回家,并找到了我停在玉皇庙的车,正联系村民进山搜救;
蓝天救援队已经出发在路上;
毒虫队也出发了;
小撮正紧急招募担架队准备随搜救队进山。


这是我掌握的救援的情况。

 

    
 主题5经验与教训 
 作者 bigm 
 IP地址*... 
 时间15-12-08 23:12:42
 

5.1 关于冬季海坨:尽管我本人在各种季节上过海坨多次,但是本次连续大雪后造成海坨路线的路况远远超出了预期,原来指望山脊雪浅,大梁有足迹等幻想一再破灭,想回头已经晚了,只能硬闯翻梁下山。

5.2 关于独行和夜路:这些是见仁见智的问题,总之,选择独行需要有一定的经验和准备,家属也需要有心理准备(这点我忽略了,严重错误!)。

到护林站我状态还可以,没有任何冻伤和不适,剩下250g面包一个,两节备用5号头灯用电池,手电还能用,剩下一点热水,最后1格手机电量(这个少了)。我想:如果不能按时下山,只要不受伤,慢慢移动到天亮不成问题;如果受伤不能走动,拿出备用羽绒服抗一晚上没问题,但脚应该会冻伤;如果被困,救援人员在周一天黑前找到我,生命不会有危险,周二以后就很难设想了,毕竟是冬季。

5.3 关于报警和启动救援
我出发前只发了个计划路线给家属,对路线难度估计严重不足。考虑到有多处下撤点可以选择,虽然对走到啤酒溪并无把握,但无论如何,都认为自己可以控制到最差晚上8点前到达手机有信号的地方(尽管没有讨论过,我确信她晚上8点前不至于报警),结果失控了。而且我也没有和她讲我装备的详细情况,她只知道我带了个较大的背包,无露营装备。

家属对我一个人登山始终不放心,我比较忌讳和她讨论救援问题,怕吓着她。每次爬山都先告之路线,在手机信号消失前通联,信号恢复后第一时间报平安,从未发生在天黑前失联的现象,她已经习惯了如此。

我总认为我能控制风险,不给她太多惊吓,以前都做到了,包括8级以上风中一个人在黄草梁扎营露宿等(那次风险在于一个人在大风中不易搭建holiday帐篷)。本次海坨我认为不会有失联问题,所以,事前没做交代。

天黑后下撤途中,一直在想家属是否已经报警这个问题,希望千万不要,希望家属再坚持一下,等我下山电话。反之,如果我在某个地方跌断了腿受困,应该希望报警越早越好,救援启动越早越好了。

下撤途中,我还设想救援方案如何实施的问题。一方面,不要上普通警察和老乡,他们没装备,在此种雪况下,老乡自己受困可能性也大。应该出2路由资深山友或专业救援队组成的搜救队,一路开车进玉渡山景区,连夜走景区按足迹前行,预期天亮到次仲泉;另一路连夜到大海坨村先休息,天亮开始上山,到山脊查看足迹,尝试手台通联。足迹尽头应该就是我受困之处了,这个雪天找人是有利的。另外,没必要安排一路从啤酒溪上山,应该没可能走到那里的。

报警与否,救援如何启动是个很有争议的问题。在涉及被救援人员的生命安全、社会资源的合理动用、事后不得不面对媒体的困扰等都是问题,也有过很多现成的案例。

记得10多年前,绿野网站关于救援有过很多讨论和争论。我个人倾向是:选择登山,无论团队还是个人,需要有自救能力,在山里,尽量靠自己解决问题。任何活动都可能出现意外,但仅有很少的情况真正需要救援。当然,个人出行风险似乎更大,因为个人的自救能力远弱于团队。但话说回来,团队更容易出现冒进,出问题的机会似乎多些。

现实是,家属在9PM还没有联系上我,已经认定我受伤或者迷路被困在山中了,她根本没考虑我仅是没能按时走出来而已,所以报警了。显然,很多有经验的山友、了解路线详情(雪厚难走,无断崖)或知道我个人风格的山友(对安全还是很重视的,会带够东西),如jjyfoot、毒虫等,应该认为9pm报警为时过早吧,也许第2天9AM没消息再考虑报警和行动?毕竟是冬季一日活动,没按时下山还是风险较大。9AM应该是个不错的时间节点,如果被困者因为夜黑不敢走路,从天亮走到9点,应该有消息;同时救援9点进山,天黑前找到人的可能性很大。

换位思考,在面临关系生命安全的情况下,谁敢劝说家属不必报警或启动救援?报警后一个小时左右,所有的救援都已经启动。这真是让我既万分感动又深深惶恐!

 

    
 主题致谢和道歉 
 作者 bigm 
 IP地址*... 
 时间15-12-08 23:13:53
 

现在绿野明面上的活动已经很少了,但私下像我一样自己活动的人一定不少,希望此次事故报告能对朋友们有所借鉴。

最后对在此次事件中所有关注我的朋友表示衷心的感谢!对已经行动了的各路救援人员表示衷心的感谢并表达由衷的歉意!

 

    
 主题还是避免一个人溜达吧 
 作者 账号名称 
 IP地址*... 
 时间15-12-09 00:22:03
 


 

    
 主题你和你媳妇都没做错啥,要说有瑕疵是你之前的预防针不够 
 作者 jjyfoot 
 IP地址*... 
 时间15-12-09 01:43:59
 

你媳妇的反应,是正常人的正常反应,完全没有错误。
如果你事先考虑到有可能(即使概率很低)计划外宿营,就应该事先告诉她很可能要第二天才有信号——这对她的应对反应和你在山上的行动方式判断(不会着急)都有莫大的好处。
回去跪搓板去吧。没搓板?哦,电暖气横过来也可以当搓板跪:-)

OLD SOLDIERS NEVER DIE. THEY JUST FADE AWAY----DOUGLAS MacATHER
MEMORY OF KRISTIAN

 

    
 主题写的不错,清楚。既然发报告了,不如我们当作一个案例分析下应该采取什么救援方案。 
 作者 0919草帽 
 IP地址*... 
 时间15-12-09 09:22:12
 


 

    
 主题如果带够手机电池,或者有随时通信的设备,会不会好一些? 
 作者 老纳 
 IP地址*... 
 时间15-12-09 10:07:03
 

失联很麻烦,如果带够手机电池,这样就能保证路上随时开机状态。

假如手机能够随时记录信号状况,配合GPS轨迹,就可以知道路上何处有信号,当需要联系时,可以回到该处进行通联。

当然,如果能带个卫星电话之类的高科技就更好了。

┌───────────┐
爱生活,爱拉风
└───────────┘

 

    
 主题我支持这个:“选择登山,无论团队还是个人,需要有自救能力,在山里,尽量靠自己解决问题” 
 作者 花鼎 
 IP地址*... 
 时间15-12-09 12:59:24
 

别盲目。

关于救援,也和bigman想法一样,装备不济的就不要上去了,以免冻伤。关于救援方案,大家讨论得较多,个人感觉卡尔松和jjyfoot提到的方案都很靠谱。

~望峰息心~

 

    
 主题汗,大妈还在一个人探路,仰望了 
 作者 钢片 
 IP地址*... 
 时间15-12-10 08:44:25
 



没事就好。




 

    
 主题这事您还真不能怪嫂子,冬天的9点毕竟已经很晚了 
 作者 钢片 
 IP地址*... 
 时间15-12-10 20:42:24
 

换句话说,这事嫂子不报警,在群里说了,大家也会认为该聚集做应急准备的。而且,如果换了其他兄弟出了这样的状况,您也一定会义不容辞出动的。至今我还深深记得当年你和所谓带着BD那个女孩从小海坨上下来的镜头。
 

    
 主题除了几个电话,我其实也没做啥。 
 作者 chenyi001 
 IP地址*... 
 时间15-12-11 13:12:50
 

小撮和bigm夫人先后电话过来后,建议立即向蓝天求援。2008~2009年,我参与蓝天的活动较多。这几年只是偶尔关注,具体情况已经不了解。随后,我电话了熟悉的蓝天的老队员,才知道许多人已经因为各种原因退出了蓝天。这些熟悉的队员不在,蓝天的新一代队员即使能够迅速启动救援,是否能够在夜里到雪线以上展开有效的救援行动,我是没有把握的。我查看了蓝天的救援进展版块,并未像以前一样看到救援进展信息的实时发布帖。老队员给我的建议可以总结为:别怕麻烦人,得把事情搞大,得动员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比如当地的消防队,其它的救援队伍,以及绿野自身有雪山能力的山友。了解到这些情况,我赶紧电话bigm夫人,占线,马上对方打过来,告知刚才的占线就是bigm在护林站报平安的电话,皆大欢喜。

我自己也不在绿野微信群中,因此不知道绿野山友的动员情况,当时还准备电话征求家属意见后,立即发帖。但晚上看安全版的人应该很少,看起来,微信这种便捷的交流方式对于迅速启动救援还是必要的。

从bigm的介绍来看,一切都在掌握之中——除了时间,面对未知,这当然是难以避免的。对于勇敢的山友,我深敬仰。身虽不能,心向往之。

祝下次独行愉快!
 

    
 主题您好,可以转帖吗?如果您觉得不合适我就把转的帖子锁了。谢谢 
 作者 胖纸sm 
 IP地址*... 
 时间15-12-12 17:43:05
 


 

    
 主题敬佩一下负责人的态度。lvye的人胆子比较大,家人如不喜欢户外则胆子一般比较小。 
 作者 ^^陶陶^^ 
 IP地址*... 
 时间16-01-03 20:06:46
 


 

    
 主题趟雪的过程看起来好亲切 
 作者 贺兰月明 
 IP地址*... 
 时间16-01-20 14:2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