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云上的日子----国庆七藏沟徒步游记
 作者草草儿
 时间2015年11月11日 11:44:36
  

 

去过九寨沟的同学都知道,九寨有很多海子,各个海子的颜色都各不相同,宝石蓝,祖母绿,莲花白……反正好多吧,但是九寨沟虽然景色好,过年过节的时候九寨沟的人真真多的让人咋舌,在九寨玩儿真的难以有立锥之地。今年6月份我去过九寨沟,印象颇为深刻,景色虽美,却连个坐的地儿都没,痛苦极了。然而,一般人可能不知道,翻过九寨沟的长海,有个静谧的处女地,她就是七藏沟了。

一言既定,万山无阻。得知七藏沟的大名不是一天两天了,都说那是个山清水美的地方,而且很多地方的景致不输九寨沟。这样一来二去让我惦记上了,而且惦记很久。有句话怎么说来的,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如果没有人带我去,那我就约伴呗。网上找来找去找不到合适的从北京出发的队伍,商业队倒是不少,但是,不想跟商业队,原因大家懂。另外,我约伴的原因有2个,一是有过高原徒步经验;二是我在川西北几乎没有什么高反。于是做好了准备工作,我就开始发帖约伴了。本来想约7-8个人的,不成想一直招不到人,临走才又7个确认的同学,临走前一天又加入了一个同学,最终招了8个人,感谢队友们对我的支持和帮助。
先把参加这次活动的队友列个list出来:

1) 草草儿,没走过几次长线,不作死就不会死,一般情况下不作的话没高反;
2) buff,GG,我的大秘,第一次去高原,为了这次活动锻炼了2个月的身体,打了1个月的太极,为了在徒步过程中不洗头还保持清爽,把头发剃了,这么多准备工作,唯一证明的一件事是,他脑袋很圆唉。
3) 绿壳,GG,新人,体力极好,第一次去高原。事实证明,体力真的很好,作为新人表现很不错了。
4) 三木,MM,能撒娇能卖萌能跑北马的萌妹子,身体素质棒棒哒,性格开朗活泼,是大家的开心果,口头禅是,棒棒哒!我也想说一句,三木棒棒哒!
5) 小蚂蚁,MM,看起来瘦瘦弱弱的但是走起路来一点都不输给男生的,她自己说自己的体力很好,后来也的确发现她速度很快,在参加活动之前峨眉山青城山跑了一大圈。美女+强驴。
6) 草民,GG,其实应该叫大叔了。草民是北京少有的早些年就玩儿户外的老驴,后来好多年不出来了,这次十一复出,体力超级好。
7) 香山常客,GG,香常大哥跟我是老朋友啦,平原和高原徒步经验丰富,人也极好极nice。他本来想去额济纳的,出发前几天新闻报道说禾木下雪下的极大,游客都被困住了,所以选择了七藏沟,感谢他能来这个队伍,因为有他,我们的伙食档次提高了很多,被其他队伍各种羡慕嫉妒恨。
8) alai,GG,阿赖进来的时候我都决定不再招人了。出发前两天晚上我都睡着了他给我发信息要求参加,被婉拒了以后,很坚持给我打电话,而且电话里说自己很有经验,体力蛮好。因此才加了他。
9) 晚风,GG,其实他不是我们队的,但是真心不得不提他。从他加到我的微信群里那天开始,就不断的尝试说服我把七藏沟的三号线(7-3线)调整为七藏沟穿九寨沟(7-9线)。当然,这种要求,我是坚决不从滴!在多次尝试未果的情况下,晚风哥自己找了另外一个队友跟他走7-9线,我继续我的7-3线,后期因为其他原因调整成7-2线了。出山后跟晚风哥聊天,得知他们后来的路线和状况之后,真心对他们表示钦佩,同时庆幸没走7-9线。因为,真的去的话,肯定是智力+体力的双重被碾压,7-9线比7-2线的强度大一倍吧,因为要重装+各种翻亚口。后来我才知道他户外十多年了,珠峰大本营、狼塔C线很多强度很大的路线他都走过,经历丰富的可以写本书了,所以7-9线对他就是小菜一碟。再感慨一次,幸亏没跟他混啊!

好吧,正式进入讲故事模式。

D0:9.30从帝都到天府之国,成都,我的爱!

说起来很惭愧,今年去成都都是第三回了。用我姐的话说就是,出息的你,玩儿都可着一个地方玩儿。可是我是真的喜欢成都这个城市。

9月30日,绿壳和buff两个第一次去高原的同学,在我的提议下,提前去川主寺适应高原环境了;而且在川主寺采购山里用到的物资。毕竟后面几天都是在高原上,怕万一出啥问题在山里不好解决。他们头一天从北京到成都的,当天从成都出发,经过汶川、茂县到松潘县的川主寺镇。但是当天茂县塌方了,茂县在成都去川主寺的路上,本来4个小时的路程,他们用了14个小时才到川主寺。一直到10.1凌晨1点才到。他们堵在路上的时候,我们也十分担心,万一路过不去怎么办?

9月30日,晚上我和三木同学坐飞机灰到成都。还好现在的航班多,到成都的时候还不算特别晚。我俩入住了青旅,香常大哥带我俩去吃饭。去的时候真的是扶墙进啊,吃完饭发现必须要扶墙出了,成都的火锅真的很赞,到成都必须不能缺省的一个环节啊。吃完饭回到青旅,大家都已经入睡了。悄悄地摸到自己的床铺旁边,也躺了下去,期待第二天的行程顺利。抱着一颗忐忑的心,一觉睡到天亮。。。


D1:10.1成都到川主寺,人在路上,心在远方
天一亮就赶紧收拾东西起床,大家各种不想起啊不想起,然而车不等人啊。于是赖赖唧唧起床,然后起来吃早饭。早饭的时候香常哥还拎过来柿子和无花果,吃的很开心内~吃完以后发现大家刚收拾好东西,于是没吃饭的去吃饭,吃饭的拎东西下楼退房各种乱。。。反正当我们打上车,并到茶店子长途客运站的时候,都已经9点多了。晚风哥没有跟我们一起的,所以他先到了,等到了以后我发现自己低估了十一期间的人流量,茶店子汽车站。。。人山人海的,别说进站了,光排队取票的人都挤满了半个广场。正发愁,晚风哥给发短信,说他正在排队,让我把所有人的身份证收齐送过去。

弱弱的夸自己一句人品真好。。。

收齐了送过去,顺利的取了票。等大家都进了站上了车,我忽然想起,唉,晚风哥呢,打电话根本打不通,跑到进站口那边,想起来,我们之前买了一些气罐,气罐过不了安检,只能是掖在衣服里顺过去,他一定是在搞这个。我急吼吼的跑过去,发现我的冲锋衣太小,压根儿就塞不下去,打电话给已经上车的筒子们,三木一接电话就说,亲爱的,你在哪儿,都快开车了。简单说了几句,再回头看不到晚风了。无奈之下往车上走,等我上了车,没两分钟晚风也上车了,他冲我乐,说了个啥。。。我没听清楚,后来才知道有5个气罐被收走了。不过还好,即便是这样我们的气罐也够用了。

由于茂县塌方了,所以大巴从米亚罗和红原过去。一路上各种被堵,还碰到个火气巨大的司机师傅。司机师傅没有吃早饭,可能昨天晚上吃火药下的饭,所以一点就着,而且脾气糟糕到极点。好吧,其实司机师傅没吃饭也就算了,中途还不给大家停车上厕所,也不让大家吃饭。于是车上的人都不是很开心。有个成都的小妹儿都跟司机吵起来了,司机急吼吼的吼回去。。。其实,说穿了,司机没有绕过这边的路,所以不认路,所以想跟着前面的车走,所以表现出来是急吼吼的。

不过一路上景色美极了,那可是317国道的一部分啊。走到红原的时候,天色不是很早了,浅草长坡,落日西坠。在草原上勾勒除了金色的边框,山顶上飘着几朵闲散的云,瑰色的云朵,橘黄色的阳光,忽然觉得天色美极了。出去玩,风景未必都在目的地,路上很多被我们忽视的美值得去发现,而这种美有的时候是暂时的、不传世的,尤其要去及时发现及时感受。

一路看着路边的美景直到川主寺,皓月当空,漂亮极了。停车后,buff很开心的把我们接了回去。已是晚上10点,再去吃当地的牦牛肉火锅显然不现实,旅店的老板娘帮我们煮了面吃。川主寺的晚上并不暖和,吃了饭稍微好点。确定完第二天的出发时间后,回房睡觉。


D2:10.2 卡卡沟口-长海子。没有惊艳时光,却经得住沧桑
住旅店还是比较舒服的,一晚无梦睡到天亮。

早起发现约定的时间快到了,赶紧起床收拾下楼,下楼后发现只有香常大哥在淡定的吃早点。囧了个囧。去看了下,其他人正在起床~某同学高反严重加上晚上没睡好,坐在床上喘气。。。。唉,悲催的娃。嘱咐大家赶紧起,然后就下楼收拾东西。

除了自己的行李,公共物资也很多。一件件的搬出去,高压锅里炖的牦牛肉再盛出来,打包。可能正常情况下不觉得很多的工作,在高原+人手不够+时间紧张的情况下,变得很吃力。幸亏香常大哥、晚风和空木的协助,能顺利的打好包。打好包以后,左等右等,跟马帮约的车一直不来,打电话过去,马帮的小哥说,你们不是要自己过来沟口的么?我靠,你不能派车来早点说啊,这个点告诉我,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小哥特么的不靠谱。又跟旅店老板商量,让老板找车给我们送过去。到了沟口以后,发现卡卡沟沟口的人特别多。多的就跟夏天某个周六海坨山上的人一样。。。。

大家可自行脑补了。听说当天进沟的有1000+人次。所以注定是个闹哄哄的早晨。所以我找不到我们的马帮,打电话催马帮的小哥,等了20分钟才把他等到。由于小哥之前的种种表现,赶脚小哥不靠谱,所以支付费用的时候并没有全部付完,而是支付了一部分。小哥跟我说,现在路上的马帮比较多,路上认马帮的话,一是认我们的口袋,二是认马帮带的旗子。小哥的马帮带了一个户外的旗子,头两天总觉得藏民都长得差不多,根本记不住向导的样子,所以只能靠这个记了。我、buff和香山大哥记得旗子的样子,但是其他人没有过来看旗子的样子。这是我给自己挖的第一个坑。

不管怎样,大家顺利进沟了(有种把大家往沟里带的内种赶脚呢……)初进山,是一片平地。两边的灌木大都一米多高,长着红色的叶子,连成片,很漂亮。天色并不是很好,有点薄雾笼罩的感觉。再远处的山是看不清楚的。混迹在进山的人群中间,并没有日常爬山时的平静的喜悦,因为太吵了。一路上骑马的,重装的,放音乐的,让整个山谷变得嘈杂。进山没多远就要穿过一条4、5米宽的河,当地的藏民很好心的在河上搭了一座桥,说是桥,其实很简陋,就是几棵树木的树干而已。很开心的刚要上去,被藏民拦了下来,要交过桥费的,一人10元。我以为这是结束,后来发现是开始。我原以为藏民的淳朴是与生俱来的,后来发现人性的弱点是普适的。包括后来我们出沟的时候也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七藏沟正如九寨沟一样,雨水丰沛,雨水聚集在山上,沿着谷底汇聚,从山里往外流下来,河水在谷底流淌,人也要从谷底走向山里,所以,免不了有多次交汇的点,在这些地方就有桥,有桥的地方就有人。这些人未必真的是修桥的人,当地的藏民平日里放牧、养马,到了十一的时候就出来做向导,路上有桥的地方就扮作地痞路霸收过桥费。我们的向导第一天在营地扎营的时候,也扮演了这样的角色。后来与我们的向导聊天的时候,他们也说,他们每年也就十一来做向导,平时都不来的,有个向导还是从红原过来的,第一次来七藏沟,在七藏沟有轻微的高反,很出乎我的意料。这让我愈发的觉得他们不是很靠谱。


一路往前走着,大家就分散开了。晚风和空木本就不是我们队伍的,他们重装都走在我们的前面;阿赖和绿壳两个人身体素质不错,一直走在前队,阿赖的装备都是越野跑的装备;然后是香常大哥、三木、小蚂蚁和我;最后是草民大哥和buff,草民大哥是在拍照所以降低了速度。buff头天晚上被吵的过了,睡得并不好,加上第一次来高原有高反,走的十分痛苦。

走着走着,天气放晴了。高原上的天,放晴了以后漂亮极了,一切都是通透的。蓝天,白云。黄叶,绿草,旁边的柏树也很高大粗壮,得两个人合抱才能抱得过来,转过弯去,在人少僻静的地方,大山和古树,都安安静静的,似是千百年来的样子。偶尔碰到牦牛在吃草,大的牦牛不理人,小牦牛愣愣的盯着人看,待人走近又受惊一样四散抛开。牦牛不全是黑色的,有的牦牛身上的毛发是灰色的,三木和小蚂蚁两个姑娘看到以后超级开心:哇,看!还有水墨画一样的牦牛唉~两个姑娘都有颗童心啊。


天气走着走着便热了起来,前后队的距离也越来越大。寻思该找地儿吃午饭了,于是就喊大家,找了山谷中一处较为平坦向阳的地方,边吃饭边晒太阳,顺便等等人到齐。香常哥太赞了,从包里拿出来了好多个烧饼,都是从成都带过来的,比在川主寺买的饼好吃多了。刚出完汗,晒着太阳吃午饭,暖洋洋又幸福的感觉,这时光于平日的我来说,简直是一种奢侈的享受。对面的山上长满了松树,这个时候松针刚刚开始泛黄,每个松针的细胞似乎都是通透的,把阳光透过自己去,显得松针饱满且金黄透亮,整棵树也像在发光一样,很美。陆陆续续的,大家都到齐了。跟大家都确认了下状态,除了buff有高反以外,其他人都没大碍;但是草民大哥脚崴了,我们跟草民大哥商量让他骑马到营地,但是草民大哥特别执拗,怎么劝都不肯听,坚持要自己走到营地,我真的一脑门黑线,万一明天脚踝肿了,走不了了怎么办,要不要雇马回来?实在是很头大,如果草民大哥坚持要自己走的话,只能如他所愿,如果第二天状态实在不好的话就回来,好在这条路上马帮很多。由于七藏沟就一条路,营地也都是一个,所以让大家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走,看到营地以后找马帮的旗子就好,先到的同学可以提前扎营。万万没想到,让大家按照自己的节奏走,这个是我给自己挖的第二个坑。


下午的路不如上午,下午的路都是在山里走,大部分都是马帮走的道路,弯曲且窄,很多时候还要跳到路边的灌木丛里给马帮和不断超越我们的人让路,其实跳上跳下的挺浪费体力的,而且给马帮让路很不爽。有次马帮的马在路上堵车了,居然堵了我们十几分钟。就这样在弯弯曲曲的路里一直往前走。绿壳和阿赖走前队;香常大哥、三木和小蚂蚁走中队;草民大哥不拍照了,走中后队;我跟buff收尾。由于buff高反严重,隔几分钟他就要停下来吸氧,吸着吸着buff很认真的吸了一口,然后带着一脸享受的表情跟我说,“嗯~一股P味儿,你要不要吸一下?”我了个去,亲哥,我可不好这口好么~下午还有5个小时的路程,在走了一个多小时以后,问路边的向导还有多久,向导说,你们走还得走4个小时。

还是有段距离的哦。一路给buff鼓励:“加油,亲哥!妹子给你唱首歌~~~”buff用幽怨的眼神看着我:“我都喘不上气来了,你能不唱歌气我么?”然并卵,因为一路上我都在唱歌,buff后来都不理我了……他高反太厉害了,每走十几步就需要休息,到后来我感觉他状态太不好了,休息的时候都没办法站着休息,而是窝在旁边的草丛或者靠着大树。我能感觉到他的累,但是我必须让他继续走下去,在天黑之前走不到营地,晚上在这种环境下徒步还是挺遭罪的。旁边不断地有藏民招徕:骑马,骑马~到营地100块钱了。一开始我俩还很淡定,抱着一定要走到营地的心往前走。

在buff走的最累的时候,有个穿红衣服带鸭舌帽前挎单反后背小包一脸牛气哄哄的哥们垫着一袋粮食坐在马背上,很嘚瑟的跟我们说,“你们骑马咯~骑马好轻松好爽的说~~”我心想这个家伙怎么这么嘚瑟,太过分了。再往前走,又碰到招徕我们骑马的藏民,buff有点心动,被我拒绝骑马了;第二次碰到,buff很心动,一脸期待的看着我,依然被拒绝了;第三次碰到,我说buff要是实在走不动就骑马吧!buff很开心~然后很哈皮的跟藏民大哥去谈价钱了。

后来谈拢了,我们两个人一人一匹马骑到营地150元。我其实很害怕骑马的,7月初的时候在年宝玉则骑马过河,过完河后,马受惊了,把我从马背上摔下来,摔得我屁股疼了好几天,从马上掉下来的地方旁边不远的地方就是冷水河,还好没掉河里。所以我对骑马这件事有心理阴影。。。(不要求阴影部分面积了,反正很大就对了)


藏民大哥牵来了2匹马,他让buff骑上了比较高大的马,然后跟我说:“你上马啊,你骑这匹,她个子小,她很乖的。”我看着小马:“我不敢啊!”藏民大哥说:“没事的,我帮你。”然后让我左腿蹬着马鞍,他把我往马背上一送,我整个人重心前移,然后就爬到马脖子上起不来,眼看就要倒栽葱了,藏民大哥一看我的样子,嘲笑我:“哎呀,你简直太不行了。”然后拿手把我拽回来,我已然出了一身冷汗,手抓着马鞍不肯放松。藏民大哥并不送我们,他家妹子送我们去营地。妹子戴着帽子和口罩,穿着羽绒服,下面穿一条单裤子和军胶鞋,牵着马就走了。藏民大哥在我们走之前专门嘱咐我们说,不要在马上拍照,以免马受惊。您借我仨胆儿试试,看看我敢不敢手里不抓着马鞍。。。。

一路往上走,我背上的凉意一阵一阵的,一直在出冷汗。上山的时候还好,双手抓着马鞍前面就好;下山的时候整个人都想往下出溜,妹子让我们一个手扶着马鞍的前面,一个手扶着马鞍的后面,撑住点,每到下山的时刻,我双手紧紧的抓着马鞍,身体因为紧张而僵直,双腿紧紧的夹着马鞍,最重要的一点闭眼睛,每次马动作大的时候,我都紧张的冒汗,然后,然后感觉自己眼角湿湿的,真的能被吓哭啊!藏民妹子很强,爬山淌水完全没压力,过河的时候也不走桥,也不脱鞋直接牵着马从冰水里趟过去,反而是坐在马上的我出很多冷汗。就这样一直走,在过一条河的时候,隔着树影隐约看到前面十几米远的岸边,好像有个红色的大块头掉下来了,我还没看清楚,藏民妹子已经跑过去了。等我静下来认真看,发现前文说到的内个嘚瑟哥从马背上来了个倒栽葱,整个人从马背右侧掉下来了,右脚还卡在右侧的马蹬上。因为正好是下坡,就是陆地与河交界的地方,马的前蹄往下踩,身体随之前倾,嘚瑟哥是坐在马背上的粮食口袋上的,并不能很好地前后抓住马鞍,在马前倾的一瞬间,嘚瑟哥失去重心了,从马的右侧栽了下去,上半身全部都泡在水里了。看到此情此景,我居然笑场了,前文有提到嘚瑟哥无比嘚瑟,现在掉在水里,可不是现世报在人眼里么?不过还是要忍住笑的,要不然显得我多不厚道。藏族妹子把嘚瑟哥从水里拉起来,把他扶到一边的山上休息,把马也安顿好,然后再回来牵buff和我的马。等到我俩过了河,扭头看时,嘚瑟哥一脸郁闷的在山坡上倒单反里的水,艾玛,若是单反湿了,想来单反、手机、包包、帽子之类的应该全都湿了吧。真是损失惨重。

再往前走,牵马的妹子说,“大姐给唱个歌嘛~”我一脑门子黑线,我啥时候成大姐了。。。不过妹子既然说了,必须满足妹子的要求不是,然后就挑了几首歌唱给妹子听,把妹子唱的直乐“好好听哦,再来一首嘛~”唉,你看我这样的是不是可以去泡妹子了。。。


一路唱着歌,过了前面的河就有个坡,妹子说:“上面就是长海子了,过了长海子就是营地了。”我一看很开心,看着是不远了呢。妹子还没牵马过河,耳边就听着小蚂蚁和三木喊我们:buff,草草~。河的这边有一块不大的平底,也就能扎十几二十顶帐篷,马帮的向导把我们的营地安排在这里了。很开心的下马,第一天的行程结束了呢。然后,一边搭帐篷一边问是啥情况,好像这里不是营地啊。原来三木他们刚要过河,看到河边堆着几个编织袋,其中有个编织袋破了,露出了我们的包包,他们一看,这个包好眼熟,再一看,编织袋和绳子都是我们早上刚打包的呢,再一看,旁边插着马帮的旗子。还好眼尖看到了包包,要不然他们得错过营地。发现营地后香常大哥赶紧带大家扎营,抢到了一块不错的营地,平整舒服。香常大哥开始准备给大家做饭,buff准备给大家煮奶茶,三木和小蚂蚁打下手。但是,阿赖和绿壳不知所踪,我们都猜他们到上面的营地去了。我很担心他们,扎好帐篷之后,我说我要上去找找他们。三木说,“要不你带个手台?”我想了想,说好。然后拿着三木的手台上去了。


一路走一路喘,都快6点了,天色开始慢慢的暗下来了,温度也在一点点的降低,我有点冷,上去的路不像我想象那样的好走。走了一会儿觉得气喘吁吁的,正好碰到之前的藏民妹子牵着马往下走,我拦住她:妹子,送我一程呗。妹子很爽快的答应了,要求是我付她30元。骑着马好走很多,妹子继续要求给她唱歌,我一首歌还没唱完,就看到了长海子,真的很好看,跟九寨沟的水有一拼哦有一拼。这个时候有点堵了,前方的马帮走的慢,所以人都在平台那边休息,妹子牵着马也在路边等候,忽然听到三木给我的手台里有声音,认真听了听,的确是从三木的手台里传出的。跟藏民妹子确认了在马上用手台不会让马受惊以后,我才把手台取下来认真的听了一下。一开始并没有搞清楚,后来沟通明白了,是阿赖。他们在前面的大营地那边,距离小营地大概一小时的路程。于是我下马,跟阿赖他们说让他们赶快回来。阿赖和绿壳并不愿意回来,他们两个说就不回来了,让我协调马帮的人把他们的行李驮上去。

说实话,这个建议几乎不可行,一是香常大哥都把帐篷扎好了,把他们的帐篷和包都打开了,再收起来费时费力;二是马帮的人未必愿意再让马上去,可能会额外收费;三是时间来不及,因为一来一回至少一个小时,加上我们帮他们收拾包的时间,得一个多小时,天色不好,眼看就要下雨了,甭说藏民不肯去,就算肯去,回来的路上也肯定被雨浇。

我很明白他俩的处境,因为一是他俩在那边等太久了,大概等了四个小时,心里很不爽了;二是走回来大概也要一个小时,也是比较耗体力的。不过考虑到营地很多马,他俩骑马回来用不了很久;且回来以后有热汤饭可以吃;且大家可以在一起的;再者他们的帐篷睡袋都是打开的,直接可以睡。所以我在手台里跟他们说,让他们赶紧回来。

聊着聊着他俩忽然就没声音了,我猜应该是借的别的队手台。我从马上下来的时候是下午6点左右,沟通完毕大概是18:20,后来在长海子边上一直尝试用手台抄他们,但是没有人回应。等到18:35的时候,天色愈发的晚,而我的确已经冻的瑟缩的很了。于是决定先下山,如果一个小时以后他们还不回来,我再协调马帮的人去找他们。


到营地了以后,天已经黑了,而且有点微微的下雨。旁边向导用大块的塑料布搭起了帐篷,里面煮着热热的黑茶,有他们炖的土豆,有刚焖好的米饭。在香常大哥的照顾下,三木、小蚂蚁和buff都吃过饭了,草民大哥也刚赶过来,香常大哥给我和草民大哥煮了热气腾腾的面条,我俩正吃着面,雨忽然就下大了,于是大家七手八脚的把炉头锅子和食材收了,草民大哥端着饭回帐篷了。我端着煮面的锅子,去向导的帐篷里守着篝火取暖并吃饭。正吃着,感觉有人用登山杖戳我,回头看是绿壳。他俩从山上回来了,能看出来他俩非常不开心,其说实话我也不开心,因为这个乌龙事件导致双方沟通不畅,大家都很不爽。因为外面雨下的越来越大,没办法再做饭了,所以我把我的饭分给他俩一些。我们就着雨和火光吃完了第一天的晚饭。


外面的雨下的很大,既然大家心里都不爽,即便下着雨,有的事情必须要说说清楚了,喊了大家出来开会。


阿赖很不满意:1)说好的营地是最大的营地,为什么我们在这个小营地,害他们在上面等了4个小时;2)他们没见过马帮的旗子,怎么去找?3)为什么不把他们的包都驮上去,让他们再下来很浪费体力。


我是这样认为的:
1)之前马帮的确是说的营地就一个,出现这种情况让我也始料未及,所以出现了后来的问题;

2)马帮的旗子的确是我的问题,因为没有给大家看旗子长什么样;但是,从三木他们的描述来看,他们也不是通过旗子认出营地的,而是通过口袋里露出来的包、口袋和扎口袋的绳子认出营地的,之前打包的时候,主要是香常哥、晚风和空木在协助打包,阿赖和绿壳都不认识我们的口袋是什么样的;

3)在他们抄到我的时间点,再安排把他们的包驮到上面的营地不现实;

4)每个人按照自己的速度走,最后在营地集合,我觉得这个做法是不对的,明天要调整。

但是阿赖是这样说的:1)明天我不希望跟大家一起走,因为我的速度快,走的慢我会冷;2)今天没有跟马帮确认好营地的确是你的问题,明天需要跟马帮确认好营地,不希望这件事儿再次发生。

听完这段话我觉得挺毁三观的,因为之前在户外玩儿的时候,大家都挺有团队意识的,而且相互之间很包容。我以为所有玩户外的小伙伴都如以前的队友,事实证明我还是图样图森破。

不过这件事情也好解决:1)我去跟马帮确认第二天扎营在什么位置,是不是跟大家的营地一样;2)阿赖不是不跟大家一起走么,你们跑你们的,我们走我们的;3)阿赖绿壳到营地以后提前煮水做饭;4)三木把手台给阿赖,为了节省电源,到下午2点以后,每个整点左右5分钟大家相互开手台抄收对方。结果阿赖说他不会做饭,不会做就不会做吧,别再添乱就成。

其实我们之间有过很激烈的争吵,包括绿壳也都快指着我的鼻子尖质问我为什么不把包给他们驮上去。试问,两个成年人是这样解决问题的么,如果我不把包给你们驮上去,你们就不能骑马下来,非要走下来么?就这样,达成一致意见后,大家虽然各有各的说法,但不至于出现大分歧了。


然而睡觉的时候我发现了问题。小蚂蚁、三木都没帐篷,我和她俩挤了一个传说中的三人帐(后来量了一下,三人帐还不如冷山2宽畅),三人帐还是plus的,里面闷热潮湿,睡着并不舒服,这个不是问题。问题是睡觉的时候发现小蚂蚁的睡袋是棉睡袋,她睡在里面一直打哆嗦,于是把我的羽绒服和羽绒裤找出来给她穿上,又找出来暖宝宝给她贴上,她才勉强睡得暖和。。。我想下次我发活动的时候是不是必须得注明是羽绒睡袋才好。。。

窝在睡袋里怎么也睡不着,才一天,遇到了这么多的状况,是我经验不足,还是队友经验不足,还是大家没有磨合好?心里为自己感到很羞愧,很多准备工作没做好,才导致现在的状况频发?自己挖的坑注定要自己去填,抱着满腹的疑问睡去。

插播:其实后来跟晚风聊天的时候,得到的信息是这样的,当天他和空木到我们这个小营地的时候,我们的向导已经在桥上收费了,说明向导到达的很早;晚风他们上去搭好帐篷了以后,阿赖和绿壳才出现,说明阿赖和绿壳比晚风到的晚。按照这个逻辑,推论应该是这样的:阿赖和绿壳经过我们这片小营地的时候,他们完全没有注意到这边也是个小营地。也没有注意到路边的包和旗子,直接交钱给我们的向导从桥上过了奔着大营地去了。结果两个人在上面寻找马帮未果找到了晚风他们。


D3:10.3 长海子-鱼海子。半掩青山半掩云
想来我大射手座果然是天生乐观,吃饱饭睡好觉以后烦恼自动减少一半。早起钻出帐篷忍不住欢呼,高原的天气变化莫测,晚上下的雪不少呢,早起白茫茫一片,对面的山上全都是白色的,虽不像雪山那么壮丽,但是也别有一番景致。最让人开心的是,雪一直在下,鹅毛大的雪片唉~~扑簌簌的落到树上,落到帐篷上,落到地上,眼睛所触及之处皆为雪花,美丽极了。

草民大哥经过一夜的休整,脚踝已经无大碍了。buff吭吭唧唧赖床,赖了会儿也起来了,然后说准备今天骑马上垭口。大家的状态看起来都还不错。香常大哥给我们做早点,buff给我们煮茶喝,吃完饭收完帐篷都快10点了,雪已经停了,等帐篷收的差不多了才启程。

再次看到长海子,湖水碧绿如玺,沉静如玉,漂亮极了。一路沿着湖边的小路上去,路也不好走,但是由于大部分人都从上面的营地走了,所以人少了很多,耳边也清净了些许。一路到长海子的尽头,果然走了将近一个小时,但是好在除了刚上升的内一段比较费力气,其他的路都较为平坦。

正儿八经的,到了大营地以后,还是让我吃了一惊。不是因为大也不是因为平整,而是遍地的垃圾真的让人触目惊心。昨天晚上不要的萝卜、塑料袋子、玻璃、气罐、氧气瓶……没有找不到只有想不到。在垃圾遍地的营地里跳来跳去的走。一边走一边气哼哼的想,这帮人怎么这样呢,什么都扔。很气愤的谴责完这批人以后,捡了一个新帽子,捡了一个用的剩了一半的气罐带着走。给香常大哥逗得哭笑不得,咱不捡了好么?真的不缺啊不缺。。。。额,那好吧。

走得晚有走的晚的好处,去往垭口的路人少了许多。碰到我们的马帮,把捡的帽子送给向导大哥,你看,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然后继续溜溜达达的走,草民大哥体力大爆发,早早的就跑到我们前面去了;香常大哥、小蚂蚁和三木走的速度差不多,我在后面一会儿喝个水一会儿吃个糖的,上升的确很累。印象中唯有我气喘吁吁的声音,以及满地的雪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爬到了垭口,他们仨已经在垭口玩儿起来了。香常大哥是瑜伽高手,做的几个瑜伽动作标准极了。三木和小蚂蚁两个看起来丝毫不累的样子,各种摆pose,大家都棒棒哒。垭口的视野很开阔,可以看到对面山坡,左侧的一个垭口的景色。香常哥说,稻城亚丁的景色跟这边的景色有70%的相似度,也都差不多。美中不足的是,当天的云层很低,云层几乎是一溜的遮住了对面的山的景色,看它不到。否则,这样好的视野,这样好的景色,加上通透的蓝天白云,一定能出大片。碰到这样的天气,可惜了。

到垭口以后,一路沿着右手边的横切路走过去,走的很舒服。过了这段路之后我们就呵呵呵了,因为接下来的路简直太太太太销魂了,是个30度的大陡坡,悲催的是我居然没有带护膝。这下好了,这坡下的销魂极了。

到沟底以后,我们又往右侧走了一段,然后发现走错方向了,于是又返回到左侧,走了不到十分钟,看到了鱼海子营地。再往前走,帅帅的二师兄就在营地口上等我们。营地口上用木头拦着,buff斜倚栏杆半带笑,冲着我们乐。旁边只留了个小门,小门旁边是藏民搭的小房子。几个藏民闹吵吵的要我们交费,每人30,三木同学撒娇卖萌的跟藏民商量了半天,藏民一点要少收的意思都没有。左右他们是不会给便宜的,不如早点进去。交完费之后,buff把我们带到营地。天色还不算晚,我找到向导的帐篷进去休息了下,看香常大哥做饭。

香常大哥做饭很好吃,把莴笋去皮,细细的均匀的切成丝,蒜剥了切成末,辣椒切成几段,热油,然后下辣椒、蒜末,炒香之后放入莴笋丝,大火翻炒,保持莴笋的翠绿和清爽,再然后就盛出来可以吃了。如法炒制胡萝卜丝和大白菜,香味四溢,引得隔壁队伍的小哥直流口水。

趁着香常大哥做饭的空隙,想着不知道晚风他们怎样了,喊着三木跟我一起去寻寻他们。刚走了十米左右,碰到晚风穿着羽绒服找我们来了,太巧了。相聚是缘分,buff正在煮奶茶,少叙了下大家各自的行程,发现他们走的快,早起其他人还没拔营,天还在下雪的时候他们就爬上了第一个垭口,他们到了鱼海子营地以后,扎好帐篷就去了红星海子,也就是我们第三天要走的路程。简单聊了几句大家就散了。

吃完晚饭又出了小插曲。现在想起来也是马帮的经验不足,导致我们出了很多问题,但是当时只能是遇事说事。原定的走三号线,塔子沟出,总共需要5天时间;但是马帮的向导们不太认路,而且也不愿意去,所以各种推脱并说他们带的吃得不够了,只能再坚持一天的口粮,无法再往前走,所以希望走二号线,阿翁沟出,走4天时间就好了。跟大家内部开会讨论了下,大家都觉得二号线也没什么问题。问题出在向导带的另一个队伍身上。

向导带了2个队伍,一个是我们,另外一个是从成都来的一支队伍,商业队伍。我本以为我挺不靠谱的,但是对方的领队更不靠谱,他们的队员穿着板鞋和斜挎包就敢走,而且路上也没有收队,后来有个胖GG走的很崩溃。再后来得知他们每人每扎一天营领队要收50元,这是什么样的领队。。。

这个商业队的领队呢就比较个,认为,我必须要带大家走3号线。不过这个怎么能难倒聪明机智的buff同学呢,通过与向导的交涉,buff成功的争取到了向导。想来也是,向导当天吃完之后就没什么菜了,而且他们的烟也抽完了,所以向导也希望早点出山,而且二号线好走很多。商业领队一直在不遗余力的说服向导,向导是这样答复他的:三号线塌方了呢,走不了了。商业领队很郁闷。最终的核定结果就是,他们走三号线,我们走二号线。我想出去了,扎营扎的都上火,起包了。


D4:10.4 鱼海子-红星海子-红星岩。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不及我第一次见到你

早起伴着薄雾醒来,鱼海子营地真是很平,睡得很舒服内。收拾了东西去河边洗脸刷牙,能感觉到峡谷都弥漫着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

开始做饭,做到一半的时候向导过来说,你们今天收拾东西去红星岩住吧。然后我就奇了怪了,说好的二号线(二号线不用拔营,直接轻装往返红星海子即可),为啥又拔营。我去问向导,向导吭吭哧哧的说,因为2个队伍一起的,所以不希望能分开,他们又很坚持去三号线,所以向导耍个虚招子,去到三号线的营地那边,但是并不往前走,明天还回来。我一听,那我们更不用走了啊,他们住他们的,我们住我们的啊。向导已然不太乐意,说,因为这个营地就没人看东西了,这个营地经常人比较多,万一丢个啥就不好了。我寻思了下也是呢,万一丢个啥东东,贵不贵的不说,当下就不能用了,那是真心郁闷呢。于是跟大家说拔营去红星岩了。

大家意见一半一半,因为香常哥说要去红星岩那边扎营,大家居然都跟着香常哥走了,大家的说辞是这样的,跟着饭走,肯定没错。大家都棒棒哒,我也是想跟着饭走的。。。



柔软的不是时光,而是心情。每次旅途中让我感觉最欢乐的事不是登顶或到垭口的时候,而是跟小伙伴们一起路上玩耍。穿过鱼海子,有两条路,一条顺着谷底过去,大部分是平的,只是在最后有个比较急的拔升,不过谷底有水流过;一条在山上缓缓上升,路很窄,两边都是灌木丛,不过没有特别急的拔升。不是很喜欢在溪水里淌来淌去,所以我们山的一侧缓缓上升。待上升到小垭口之后,忽然有一片平坦的草地,茸茸青草,旁边有牧民的房子和圈牛的篱笆墙,后面的天也忽然放晴了,心情莫名的好起来了。索性把包卸了,痛痛快快的玩儿了起来。和姑娘们一起摆pose,起跳,单人跳、多人跳。似乎永远玩不够,严重感谢香常大哥给大家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

玩儿太久,久到后面都不再有人往上走了,我们已经落后大部队很远了。收拾收拾,继续往上走咯。


草海,我的海。继续前行,路过一个很大很缓很累人的缓坡,到了一个小垭口,从小垭口这边可以看到远处红星海的垭口。小垭口的景色很不错,视野最远处是红星海子的垭口,能看到山的轮廓;稍近一些的路上是一片很大很开阔的草甸子,草甸子接近左下方的敌方有一很小的海子;草甸子左侧是山体,山上的树木以绿色为主,黄色点缀;草甸子右侧也是山体,不同的是有大片的碎石坡,碎石坡的两侧有长了几颗杉树,叶子已经泛黄。垭口后面是我们刚翻上来的大缓坡。很感慨,若是再晚几天,这条沟里一定红的黄的绿的橙的,美艳极了,现在虽然也不错,但是终究与想象中的差了一点。向着草甸的海子的方向走走去,水底下全都是草,一棵棵的看的好清楚,其实这里就是草海子啦~因为跟我的ID重名,所以大家都说:草草,你的海~嚯嚯,的确好有缘啊。9月份,山上的水已经很清了,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草海子的水面特别平静,平静的让人不忍打破。在草海子旁边的石头上休息,各种好吃的补充能量,暖暖的懒懒的感觉让人不想动,连时光都慢了下来,真是一个连清风都不忍打扰的一个空间和时间交错的小角落。


在草海发现一个有趣的东东,有人在表达爱意:栗子,I❤U。然而这几个字母是用粪球摆成的,且不说粪球摆成的表白方式吧,光说人家的创意就值32个赞了。不过不知道内位叫做栗子的姑娘作何感想,被人用粪球表白了一次~噗哈哈。


草海子是名符其实的草海,到处都是湿哒哒的,远处的草甸子,远看是草,近看是一个个小小的草垛,草垛下面全都是水,混着水草和泥在一起。我图近,不肯走大路,在小草垛上跳来跳去的走,好玩儿极了,然而就是很费体力啦,而且若是跳不好的话就会有半只脚踩到水里啦~pia~pia~所以跳了一半以后决定跳到大路上,不再徒劳无功的跳草垛了。再往上要路过一片碎石坡,路不是很明显,所以钻了一段林子,除了常见的灌木,林子边上还有大棵大棵的杜鹃树,叶片肥厚,枝桠比大拇指粗,想来在杜鹃盛开的日子这里应该是极漂亮的了;香常哥在路边的树上发现了松萝,据说松萝是对环境要求极高的藓类,也从另一个层面证明这里的环境是不错的。想起今年7月份去九寨沟的路上,虽然挨着公路,但是,路边林子里的树上依然长着很多松萝,这样看来,川主寺-九寨沟这一条路上的环境都还是OK的。然而,即便是这样的环境里,也不难发现人为活动的痕迹,塑料制品在视线可以触及的地方时隐时现。


一路缓坡上去,到红星垭口下面。其实红星垭口距离我们不是很远,大概直着拔150-200米的样子。之前的大部队都在往下撤,只有我们几个站在山坡下往上望,要往上爬,真的是爬哦,特别陡的路。香常大哥、三木和小蚂蚁体力比我好,他们都慢慢的上去了。我自己慢慢的磨,许是了解自己的吧,每次碰到这种情况,就会自己慢慢的走,知道自己走不快,但是知道自己能靠时间慢慢的磨上去,走的很吃力,一步三喘,大概每爬一个小小的坡,我就要停下来休息一下下;或者上面的人往下走,我一定会让到路边的,而且恨不得坐在路边喘一大气儿。看着坡下面的马帮越来越小,我知道我越来越高,爬个坡用了半个多小时吧,终于颤颤巍巍的站在离垭口不远的石头上喘气。从垭口到红星海还需要段距离,香常哥他们本想等我一起走的,但是我在垭口附近碰到阿赖和绿壳了,耽误了会儿,所以香常大哥他们先走了。


阿赖和绿壳两个人是从红星海子转完回来了,准备下山去,那会儿大概是下午不到4点的样子,太阳也斜照着。阿赖跟我说,他想尽快出沟去。阿赖来的时候就是直接飞九寨的,但是阿赖飞北京的时间点也跟着我们的行程一再调整,我已经不知道阿赖到底几点的飞机了。我问他到底要怎样走,阿赖说去坡下面找几匹马,人和行李都驮出沟去,然后今晚就能飞回北京。我知道从营地到沟口大概30多公里的样子,骑马出去的话,还不会特别晚,况且山下马帮那么多马,随便骑一匹就出去了。所以我说好,保证安全的情况下,不限制任何一个人的人身自由。就此别过,阿赖自己出沟去了。绿壳不走,绿壳直接去红星岩下的营地了。


垭口到红星海子果然不是很远,但是要走一段。走过去以后,遍寻香山看不见,转脸发现他们就在海子最近的岸边。我从路上直着下到海子旁边,红星海的美丽名不虚传,可能有无数张照片可能有无数的文字描述它的美丽,但是如果不身临其境的话,真的很难体会到内种美丽。红星岩的岩石是红色的,红星海子离红星岩很近,红星海子的水不是红色的,红星海子的水是沉静的蓝色。之所以叫做红星海有两个原因,一是由于从山上的某个角度看,海子的形状很像五角星;二是由于从某个角度看,红星岩的影子倒映在海子里,映的海子的水都是红色的。环绕着海子的山上没有植被覆盖全都是碎石坡,典型的高原地貌。由于来的晚,红星海子周边的人不是很多,安安静静的,很舒服。在红星海子旁边把水杯里的存水倒掉,洗了下杯子,然后虔诚的从海子里舀出半瓶水(之所以虔诚是由于红星海子是藏民的神湖),水的层次感很丰富,清凉甘冽,微微的带点甜。后来得知这样的海子,水里面的矿物质丰富,所以看起来颜色很漂亮,喝起来口感也很丰富,但是也由于矿物质的含量高,很容易导致人上火。当时并不知道,所以喝了很多,还觉得很好喝。我还专门灌了一瓶水带下去煮茶,当然这是后话了。


正在海子边玩耍,这个时候忽然右侧的路上有个熟悉的穿红衣服骑着马的人影,是buff!太兴奋了,我们都喊:buff!buff!buff当天是从草海子营地一路骑马到红星岩营地,搭好帐篷以后就等我们,左等右等不来,眼看着半下午了,机智的buff去跟向导大哥刷了个脸,向导把buff送上来了,简直太开心了。这样美丽的海子怎能错过,光线正好,湖水正好,人也正好,天时地利人和,这样美好的时刻不拍照玩耍就太可惜了。正玩耍的时候,海子另一边的山上隐隐有雾气涌动,那是流动的云啊~太美丽了,黛色的山,深蓝的水,蔚蓝的天,涌动的云。看着云朵慢慢的在山的那边涌动,然后越积越多,然后越过了山坳,顺着山势流淌下来,一点都不急,缓缓地轻轻地柔柔地泻到海子上面,海子上面慢慢的聚集起了雾气。雨里孤村雪里山,看时容易画时难。雾里的山也是这样的哦,并不好画。云层开始出现,太阳逐渐被遮住了,海子边的温度逐渐降低,待着开始不舒服了。Buff一脸虔诚的冲着西边太阳被遮住的方向,祈祷云层散开,认真的表情好玩极了。后来buff同学还玩起脱衣秀,额,其实就是把上衣脱光光,然后摆拍。特别佩服他的勇气,因为我穿着冲锋衣还冻得打哆嗦,他居然要脱光猪。然后buff一边脱一边说,“我靠,真冷啊,我要拿这张照片去跟杨县在雪山下跳起的内张照片pk~草草,你说跟他能有一拼么?”三木说:“亲哥棒棒哒~”后来看片会的时候发现buff的照片的确拍的不错,表现力、爆发力在一瞬间都被抓到了。向buff的勇气致敬~~


偶遇。一行人正在红星海子旁边玩耍,来了两个瘦瘦高高的男生。这两个男生很羞涩的说,“能不能帮我们拍张照片?”嚯嚯,拍皂片这种事情难得住我吗?然而两个人摆pose摆的好不自然,这个难得住我吗?于是亲自当起了动作指导,帮他们俩做造型摆pose,我们被两个小哥的造型逗得哈哈笑。没多会儿大家就熟络起来,他们从重庆过来,得知我们从北京过来以后,其中一个小哥羞涩一笑,“我曾经也在北京待过一年哦~”这个小哥长得很帅气且很有味道,高高瘦瘦的,带黑色鸭舌帽,一个耳朵上戴绿色的耳钉,这样的男生是小蚂蚁的菜,小蚂蚁喜欢这样的男生喜欢的不得了,后来看片会的适合海专门戴上了绿色的耳钉。可惜的是,当时并没有把小哥的联系方式留下。


高原的天气特别难捉摸,明明看着北半边天是晴朗的,然而红星海子这边温度已经降到几度了,穿着衣服带着手套都觉得冷。当下山的愿望在每个人心里升腾而起的时候,红星海子上面也飘散了许多的云絮,风吹过来带着寒冷的水珠,在脸上化开以后让裸露在外的肌肤非常不舒服。有趣的是,往回走翻过来时的垭口,另一边和风夕阳,太阳出现了下下,马上就暖过来了。另外再说一下,不带护膝下如这样陡的坡,这种体验不仅销魂,还非常削半月板。下山的时候,左手边不远的地方就是三号线的垭口,我看了一下,暗自庆幸没有走三号线,因为三号线的垭口不比红星垭口低,而且路不明显,这种明显带有探路性质的活动太不适合我了。


红星岩下的营地非常平整,比草海子的营地还要平整。依山而卧,放眼看去,就这么一片没有长灌木,而是长了很多的草,看样子是之前的水泡子,水位降低了以后,水泡子消失不见,就形成了这个平整的营地,在上面搭帐篷睡觉真是一件幸福的事。连续几天的辛苦赶路,buff决定搞个篝火晚会,什么名堂不重要,玩儿的开心才重要。折了很多的枯树枝,准备很多柴。本想着吃完饭再过来点火玩耍,没想到做饭做到一半天就下雨了。看着在雨地里淋得潮湿的柴,我们都好无语。吃完饭后,大家还想着再聚聚----我们还有好几斤青稞酒呐,于是去向导的帐篷里蹭火。

向导的帐篷里一直有火在烧,他们也做好饭了,但是他们的食物真的没带够,因为晚餐只有米饭和一些辣椒汤。我窝在帐篷的角落里,暖暖的很舒服,背后的雨越下越大,到后来发现不是雨而是雨夹雪。没有菜下酒,每人表演个节目,就是极好的下酒菜。我喜欢香常大哥和buff一起朗诵的内首诗《我想和你虚度时光》,也爱极了三木深情念出的《今晚的月色很希腊》,也沉醉于草民大哥唱的《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也喜欢小蚂蚁唱的歌,还有号称藏民里的刘德华的藏民大哥给唱的歌,藏语的、汉语的……所有的录音、录像现在听起来,看起来,还是能体会到当时的快乐。所以,风景人事在路上,欢喜感动在心里。景色会变,人不相同,但是曾经一起走过的路,看过的风景,带来的那些感动永不会变。


但是向导们一直不肯吃饭。我们很奇怪他们为啥不吃饭,他们说,在等两个兄弟回来,内两个兄弟下午的时候出沟去送人了,到现在都还没回来。我听了以后,心里“咯噔”一下,送人,莫非送的是阿赖么?

问了下,大概知道事情是怎样的了,阿赖下山以后,在垭口下面马帮汇聚的地方没有找到马帮他驮东西,然后阿赖回到营地,回到营地后又去垭口下面找的向导,然后才出沟。我擦嘞,我一直以为有其他的马帮在这边做生意,没想到,送他出沟的是我们的向导。向导明天还要送我们出沟呢,送一趟人出去再回来,简直太坑爹了有木有。

天色已晚,沟里伸手不见五指,即便是2个人一起出去再回来,人困马乏的不好走,且大晚上走山路都很危险啊。我问向导,不会有事吧,向导说,没事的,马认路,他们也带手电了。即便是这样我都觉得很愧疚啊有没有。。。。这样提心吊胆的等到晚上11点多,我们将要睡觉的时候,他们才回来。第二天得知其中一匹马累的都不肯吃东西了。。。


D5:10.5 红星岩营地—草海子—鱼海子—尕米寺。

早起天色大好,是这几天最好的天气,看着蓝天白云大太阳,心情也好的不要不要的。懒虫有懒虫的幸福,早起的鸟儿有早起的幸福。比如我们就窝在帐篷里彼此分享心情,而香常大哥就捏了一张巨漂亮的红星岩的照片。香山大哥煮了牦牛肉给向导送了一锅,即便是这样,我们的牦牛肉都多到吃不完,大家彼此逗着吃牦牛肉,来,吃一口,吃一口~~真的吃不下啊吃不下。


收拾完所有的物资,也已经十点多了。溜溜达达出沟,景色自是没的说,由于几乎是一路下坡,走的很开心。走了一半的时候,问题出现了。前两天,天气不是很晴朗,所以一天背600ml的水足够喝了,但是当天是大太阳,在太阳下走两个小时就觉得口干舌燥,带的水明显不够喝。好容易挨到草海子营地那边,旁边有几个人在烧茶,再旁边有藏民的火堆,上面坐着藏民常喝的黑茶。与内几个人闲聊几句,得知他们也是北京来的,他们的同伴去红星海子了,真是缘分啊缘分。他们是当天要出沟,所以留在草海子营地的小伙伴等去红星海子的小伙伴,而且其中一个小伙子是三夫的领队。聊了几句准备去旁边倒一些黑茶,他们很慷慨的说,喝我们的茶吧。我很开心,倒一些茶进来,茶汤颜色红亮,香气四溢,忍不住夸赞,这茶真好!小哥脸上很得色:“必须的嘛,我带的滇红。”多亏了这杯茶,后面才没有渴成狗。出来以后我也要喝滇红有木有~~


一路向着沟外走,感觉已经审美疲劳了,所有的山、树、水都一样了,心里居然有个这样的信念,我要出去,吃一桌子青菜。出沟的路不是很顺畅,从阿翁沟流出来的水很大,一直在沟底流淌。因此,路也被水数次冲毁,一路上到处跳石头。有一段,明明是特别好的大路,但是前面就延伸到河里去了,要么过河,要么上山。我原以为我平衡感极好,我原以为我还好不是很恐高,但是在过桥的时候腿软了。四个树的树干搭成的桥,上面撒了些许浮土。走到一半的时候觉得整个人都在晃,腿一软,扑腾一下,跪在桥上了,自己选的路,咬着牙都要跪着都要走完,好吧,其实我是爬过去的,超级狼狈,我有些恐高,尤其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香山大哥他们走的另外一侧的山坡。一个在水之南,一行在山之阳,我们就这样遥遥望着往前走。山上的路想来是不需要淌水,但是需要上升和下降;水边的路虽然没有那么多的上升下降,但是一不小心就踩下去半脚水,还好鞋子能扛得住,脚干干的没有任何影响。

在水边行走走的很累,因为就自己一个人,走到哪里都是水声和自己粗重的喘气声,有段路视野不好,钻林子钻的很痛苦,脚下的苔藓和树枝厚极了,踩下去渗出许多水,好在之前大部队刚刚走过了,有很多踪迹可寻,新鲜的脚印,新鲜的标记。走进去,树枝打在衣服上的声音,脚踩在地上渗出水来的声音,我喘气的声音,心跳的声音。。。。最好别有其他的声音,要不然我会被吓得跳起来。就这样提心吊胆的度过了这段路。再前面钻出林子看到三木他们在山上冲我挥手,我当时太开心了,我擦嘞,以后再也不要耍个性自己钻林子了。与三木他们汇合还需要淌水过去,好在这边的河面开阔许多,几十米的河面,水并不深,有很多从水里凸出来的石头还可以踩一下。又开始了痛苦的跳石头。。。。

不管怎样是汇合了。然后一路往前一路还有这样的路,不太想回忆了,因为有段河我没踩好,往左需要跳到大石上,但是我觉得我跳不过去,往右走,能看出来水面下有个石头可以踩,但是在水面下十公分左右,跳过这个石头就能再跳到好走的路上。眼一闭牙一咬右脚出去了,然后整个人就滑倒了,还好机智的我反应快用登山杖撑住了,然后跪在水里,再然后我分分钟就从水里出来了,跳到岸上看时,发现还成,由于戴雪套了,裤子只湿了一点点,大太阳一晒就干了。


被刁民拦。有的河可以跳石头过去,有的河面不能跳,又不想光脚淌水,只能从藏民搭的桥上过,只要你过去,对面的藏民就从搭好的帐篷里出来,笑眯眯的说,过桥要给钱哦。好在要的也不多,5块10块的就能搞定。。。。不过给人感觉很不好啦。

被牦牛拦。有段路有几个牦牛在路上玩,看到人也不让开。小蚂蚁吓得吱哇乱叫,因为她穿红色的冲锋衣。我过去以后,我去赶牦牛,内几个牦牛也不怕人,眼神直愣愣的瞅着你,赶他们他们不走,有的还要过来闻闻你,你什么都不做的时候,他们看着你然后忽然跟受惊了一样跑开,唉,我可是什么都没干啊!这样胡乱跑开算是几个意思嘛。连哄带赶的让牦牛让开了条路。小蚂蚁轻松过来了。

再往前走,看到烤牦牛肉烤土豆的藏民姑娘,被告知只有2公里就能看到公路了,激动地不要不要的。当九黄机场的灰机从头上掠过,心中幸福感悠然而升,现代世界,我们回来了哟~打开手机,断断续续的有短信进来,还有2g信号。能想象到我当时激动的心情么~

强度不够迷路凑。开心的走到了一片菜地,旁边有藏民的妇女在田里劳作,我们不知道田里种的是什么,香常大哥跑过去问。但是香常大哥只问了菜是什么,没有问路,在一处岔路口的地方,我们真不知道往那边走了。绿壳押宝从右边走了,我们从左边走,左边依然是一大片菜地。真的好远好远好远,穿过菜地,本以为沿着篱笆墙就能走到对面的公路。于是沿着菜地的篱笆墙走了300米的样子,到了最西边,发现最西边的篱笆墙上,树了几个大牌子,上面写着“天然黑玛卡生态种植基地”,这就算了,篱笆墙下面是几十米高的悬崖,悬崖下面是河流和牦牛,大概100多米宽,再过去,上面才是公路。明明能看得到公路上的车,能听到车按喇叭的声音,车轰鸣的的声音,但是却到不了啊到不了!飞过去?臣妾做不到啊~~~心里那个崩溃。乖乖的返回到大路上,又往前走了2公里,远远地看到尕米寺的金顶,心中无限欢喜。再往前走发现马帮的小哥等着跟我结账,交完钱以后看到buff在河沟的另一边冲我们挥手~好开心!


到尕米寺的时候已经下午5点多了,抽空去尕米寺转了下。尕米寺是苯教的寺院,也是松潘地区最古老的寺庙。里面宝顶金光闪闪,经幡在随风飘动,沿着寺庙门口走了半圈,转下转经筒,心里平静无比。远远地看到喇嘛们下午课结束出来。而我们也被buff召唤了。当天住在松潘,点一桌子素菜,后来呢,未来的几个星期里buff同学都在吃素。


然后就这样一点点一点点的,回到松潘,回到都江堰,回到北京。回到我们惯常熟悉的生活里。活动结束了,但是,回忆刚刚开始,那蓝的天白的云,一起欢笑过的日子,一起走过的路,还有留在大家心里的感动,希望永远不被忘记。


后记:
感谢队伍里的所有同学,在我组织不到位、协调不到位的时候,没有嫌弃我,而是给予我支持,感谢大家的包容!还感谢大家齐心协力的一起克服旅途中遇到的所有困难,森森的感动着!感谢大家给我过生日,这个生日注定难忘!最后感谢小朱同学,帮我带的药起到大作用了,治失眠的、治拉肚子的、治感冒的,不仅队里的同学收益,连向导都受益颇深。


批评与自我批评:
1、 低估了长线的难度,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很多细节没有想到,比如找了个不靠谱的马帮小哥,预订了不靠谱的车到卡卡沟口;

2、 对队员不够了解,敢收人。对队伍里的同学不够了解的情况下,就把人收了,然后我就把大家带到高原上了,还好大家都安全下山;

3、 缺乏有经验的老驴,讲真,近期走过长线的人有香常大哥和我,应该再受着如晚风哥这样的老驴;

4、 没有及时把马帮的信息同步给大家,信息不对称导致了不必要的体力和时间的双重浪费;

5、 沟通的不好,走之前没有与向导详细沟通路线和扎营地点,导致阿赖和绿壳在特别累的情况下多走了几公里;

6、 对队员的装备没有把控好,没有在成都和川主寺二次确认小蚂蚁的装备,这次是运气好没有碰到极端恶劣的天气,若是天气再差一些,说不准小蚂蚁的装备就不够用了;

7、 对讲机准备不充足,在山里能用来相互沟通的,应该只有对讲机了,但是错误的低估了对讲机的作用,导致大家沟通不畅。

总结就是,只要是长线活动就需要有人来做领队,我是个不靠谱的家伙,遇到了一群靠谱的队友。如果有机会再组织活动,一定吸取经验教训,把活动组织的更好。再次感谢大家!


这个贴子最后由 陌上 2015年11月11日 15:36:13 编辑

 


云上的日子----国庆七藏沟徒步游记[60.1k]
草草儿 15-11-11 11:44:36
交个作业。[558]
草草儿 15-11-11 11:52:05
又见游记佳作,欣赏!欣赏![86]
咕咚来了 15-11-11 15:06:09
越野跑的玩法,规则, 习惯跟徒步大不同;长线什么重要?有经验的老男生最最重要,嘿嘿嘿![0]
陌上 15-11-11 15:52:48
草队棒棒哒~~~感谢收留与陪伴~~~ps 我还没写到红星海 是在太懒了!!拖延癌患者检讨!![0]
三木/cherub 15-11-12 15:18:08
全画幅的记忆。 玩得开心、写得很美好。感谢草队组织七藏沟活动、感谢各队友一路同行。[0]
香山常客 15-11-13 10:56:47
七藏沟想去又不敢去的地方!好详细的游记,辛苦![0]
雨落听风 15-11-16 14:2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