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即如人们突然碰到彻骨的冰块,会产生错觉而大叫“好烫”。过于正直的人,反而常常会被人视为异常。
 作者化敌为笑
 时间2014年03月24日 22:09:29
  

 

去年某一天我很生气,把移动硬盘给砸了,里面以前总结的《德川家康》读书后感就都木有了,就C盘里剩下《德川家康》其中几部的少量摘录了。
这里摘录的都是原文中的整句,没有任何诸如摘抄了“相濡以沫”,却故意不抄“相忘于江湖”之类纯洗脑的断章情况。
http://www.xiami.com/play?ids=/song/playlist/id/1769621913/object_name/default/object_id/0#open
(此曲来自“两步到地狱”以日本战国历史为背景的专辑《王朝》)
------------------------------------------------------------------------------------------
无论是谁,稍稍有一点狂妄,就有灭顶之灾,以至万劫不复。

然,转瞬之问,他义从愤怒的旋涡里解脱了出来。如果一味沉溺于愤怒,对自己有百害而无一益

“对!少年时代,溺于情色……壮年时期,只凭匹夫之勇行事。过了不惑之年,则认为自己已经功成名就,骄傲自满,固步自封。

即如人们突然碰到彻骨的冰块,会产生错觉而大叫“好烫”。过于正直的人,反而常常会被人视为异常。

愚蠢乃是一宗大罪

人生五十年, 如梦亦如幻, 有生斯有死, 壮士何所憾。

饲养强大的老鹰,经常会被老鹰抓伤。可是,总不能把老鹰的爪子都剁掉,那老鹰还有什么用?

武士的胜负,并非只能在战场上决出,平日里谨慎小心,最是重要。

“是啊,平助,不经过那么长的磨难,我不仍无家可归吗?”家康果真感慨起来。

彦左卫门沉默地歪着头。可能每个人的一生都是无家可归的,只不过是进行着一次遥远的旅程罢了。

他看上去有些土气,正因如此,他那质朴诚实的品质,令人信任。


一旦想着奢糜之事,就会忘记大志。

或许人生终究不过是一场梦,人们哭泣、恐惧、愤怒,却不知这本是梦。

惭愧。何人都能清晰地看到太阳,却无法看到命运之星。难解之物,比可解之物更加伟大。希望您能理解。

奢侈是万恶之源

最重要的,是无论在敌人面前、敌人中间,还是在敌人后方,都不畏惧!畏惧,则会立取灭亡。

表现出弱势者,一定有真正的弱点。弱者必败……世事无一例外

人在愤怒时,往往会看不清真相。

“众位听好。”家康的语气缓和了些,“再也没有比盲目行动更误事的了。

气长存于心,则为渡世桥

“我曾受雪斋禅师严训。禅师说,碰到困难时,要心中无物,这样,道理便会显现,便能心领神会了。‘无’便可通神明之心。”

希望他人没落之心,非神佛之心啊。

人对物和权的欲望,永远无法满足,可是生命却与轮回紧紧相联……

战事中,遇到阻碍,比战败更能体现大将性情。进退有方,才是大将之材,一般人却难以做到。

再也没有比忸怩之人更无趣的了。

人不能生于想生之处,亦不能死于想死之时

只有心怀羞愧,人才会不断长进。

身为男儿,光强悍还不够,还应当懂得女人。

没有信仰的人生,真是如梦如露啊

人都想爱憎分明地活着,都想完全信赖他人,但又在不断怀疑他人。在这个世上,可将信赖与憎恨分明白的人,根本没有。

心中迷茫,行动就会迟疑。你的迟疑正是源于此。

你要牢牢记住,任何时候都不可主动树敌。

出生于尾张中村的农夫之子秀吉,生前比谁都勇敢,比谁都厚颜无耻,正是依靠无尽的手段和杀戮,才成了旷世英雄,最终住进了金楼玉阁,享尽荣华富贵。可是,所有这些只是一场梦幻,现在,他的遗体已经被剥光了衣物,周围堆满木柴,正在等待着被焚烧。这究竟是谁的惩罚,又是谁的罪孽?

如果消极地看:一切都令人不安,可不管是谁,最终都会化作烟雾,消失得无影无踪……想到这里,她觉得不可思议。小心翼翼,伤痕累累,是一生;不看任何人的脸色,随心所欲,风流快活,也是一生……

妻子深爱丈夫,当然无可厚非。可女人的忌妒和独占欲,有时却会把男人置于进退两难的境地。

“是。世上总会有一些自不量力的兔子,故意来向老虎挑衅。”

    “是啊,但这不甚可悲,可悲的是对情绪不加节制,昏了头脑。”

不主动跑到老虎嘴边,让老虎咬一下,就不知自己弱小的人,实在太多。

人世间的不幸如此深重,或许最终,每个人都无法去怨恨什么。

铁人亦会生锈……

世上并非事事都能如人所愿,这并非人的过错。

人们常说,世上有才之人有两种:一是自恃才智过人、我行我素、想将世人踩在脚下者;另一种,则是不轻易展露才华、韬光养晦、善于磨炼者。

人一旦执著于贪欲,无尽的痛苦必会终生相伴。无论执著之象是城池、金银、领地,还是亲情,均毫无二致。

    “世上无难事。生与死,有形与无形,无不是一体。一旦领悟了这些,便足够了。太阁归天前已顿悟,故有此临终诗。”弓箴禅师与临济宗僧人不一样,对高台院的疑惑从来都是不厌其烦,耐心给予讲解。前一刻是此我,后一刻便成了彼我;今朝转瞬即逝,明日眨眼间又成今日,世事每时每刻都在变化,只有铭记世事常变,善恶有报,方能超然于世。因此,人对某一事物执著,便是执著于无物。

他也和光秀一样,曾游历天下,深知口无遮拦,随时可能给自己带来危险。

一个人的一生,并非时时处处都要考虑眼前成败。

若把战事看作那些失去理性之人的杀戮竟赛,无论什么样的胁迫、阴谋、奸计都不足为奇。什么仁义,什么正道,什么良知……一旦发生战争,这些东西就完全化为乌有。交战双方不顾一切,互相比拼,俨然恶魔,这才是战事的真相!

“大人的后脑勺都好像生了眼睛。”一人说笑道。

“胡说!在战场上,必须全身都长满眼睛。”

人之将死,总似变得明智。但讽刺的是,在最需要明智的时候,人却未必明智。
先前,他坚信人力与谋略便是“力量”,现在看来,那真是幼稚,他甚至可怜自己。

富者因钱财而丧身,达官因位高而致祸,好茶之人为一套茶具而失德,夸武之人因武力而致身败家灭。即使为丰臣氏聚起财富,也只能用来满足太阁大人,或者仅仅成为太阁大人炫耀的资本,而这些都华而不实,终将化为乌有。黄金本乃用作赈济万民的,如此一来,岂非失去了它本来的用处?

所谓正义,并非你想象中那块研磨得光滑闪光的宝石,倘若如此,便不会有人费尽周折去寻它了。正义往往深藏于污淖之中。

狮子即使在捕捉兔子时,也会全力以赴,人往往会忘记这些。

非风流不风流也。这世上男女,若不好色,才真不中用。

愿望都是无休止的欲念所致。

老夫人兴致勃勃说话时,必会回忆往事。这时与其附和她,不如默默听着,方更能让她高兴。

因为爱自己的孩子而憎恨别人的孩子,这种关爱便不能成为善根。但女人往往会犯这种恶业。

人一生,往往会因一点点疏忽而导致意想不到的大祸。

无人能够真正自在地活一辈子。无论是谁都会被束缚,都很悲哀。在阿蜜看来,所有人都是这个世间的可怜人质。

大将悲哀时不能哭,在苦累时要忍耐,有好吃的东西时要分给家臣。

打了胜仗,就更得谨慎

不论土地还是黄金,都非某一人所有。个人拥有的只是一时的错觉。人都是赤条条来赤条条去。


世上最难回答的问题,便是信奉的对与错。


若不能下决心忘记不幸,它必会成倍增长。

人的才能究竟是谁赋予的?是血统、神佛,抑或是艰难困苦?

人不能不讲情义,但也不能被情义左右。同样,人不能无志,但若志向离世太远,便会一事无成。

------------------------------------------------------------------------------------

最后一句是本人最深以为然的一句:信长公一生都无丝毫迷惘……


这个贴子最后由 化敌为笑 2014年03月24日 22:28:33 编辑

 


即如人们突然碰到彻骨的冰块,会产生错觉而大叫“好烫”。过于正直的人,反而常常会被人视为异常。[8.5k]
化敌为笑 14-03-24 22:09:29
什么情况?在绿野常见到的倆兄弟一个摔手机一个砸硬盘?手机那个我一说扔给我好像就一直不摔了,现在想问的是:你那硬盘里面[160]
老工人 14-04-02 09:01:06
第二维确实到位[500]
化敌为笑 14-04-08 00:3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