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迟到的作业-2012年十一半脊攀登纪实
 作者冰河时代
 时间2013年12月16日 22:58:14
  

 

2012年“十一”长假期间,我们一家三口冰河时代、驴肉火烧、小烧驴,再加上山泉大哥一共四人,尝试阿式攀登了四川理县毕棚沟内的半脊雪山,受天气以及高反严重等影响,只登达海拔约5000米的C2营地后下撤。
自从2011年“十一”的七一冰川,已经尝到了阿式登山的乐趣,再加上返程驾车途经祁连山,雪峰如波涛汹涌,从岗什卡门前经过,忍不住浮想联翩。从那时起就把岗什卡作为今年“十一”的目标了。然而研究攻略之后,特别是向大于、赵本山等驴友请教之后,果断放弃岗什卡,改为谋划半脊。原因很简单,岗什卡冲顶前的大冰坡高程超过300米,多段结组攀登需要8到10个绳距,已超出我们的能力。而半脊路线成熟,攻略详细,登顶路线丰富,可难可易,毕棚沟四季如画,据传冰川上的C2营地风景雄浑壮阔,即便不能登顶,也能够欣赏雪山的美景。
依旧是买不到火车票,依旧是坐不起飞机,所以依旧自驾车从北京出发了,今年高速公路不收费了,享受一把。29日晚8点出发,12点到达石家庄休息,30日早7点多从石家庄出发,经太原、西安、午夜12点到四川广元,其间除了在太原环城高速上小堵1小时外,一路顺畅。穿越秦岭的高速公路,在136公里内修建了500多座桥梁和130多条隧道,最长的达9公里,驾车穿行,不由得对人类改造世界的能力由衷赞叹!1日从广元出发,中午1点多到都江堰,饱餐一顿木桶饭,采购少许物资后出发,213国道堵车一如既往,晚上6点多到达毕棚沟景区售票处。
现在毕棚沟已完全开发成九寨沟那样正规的旅游景区了,进入景区只能坐景区班车,最晚的班车6点停发。今晚进山已经不可能了,只能在不远处的农家院住宿一晚,明早上山。农家院海拔只有2300米,比上海子低了1200米,这样的高度对于适应海拔是没有用处的,也为我们第二天的高反埋下了伏笔。
中登协制定的登山管理制度简直就是在扼杀登山运动,彻底堵死了阿式登山的合法出路,我们这样的个人自主登山者根本没有取得登山许可的资格。为防备景区阻挠进山,我们将包括冰镐、绳子、头盔、冰爪在内的所有装备物资统统塞进4个大登山包,同时将山上的食品精简到了刻薄的地步,只有压缩饼干、冻干食品和汤料。
2日一早买票进山,在等候乘坐班车时一位工作人员客气地问我们背着大包是否要登山或穿越,我们只好厚着脸皮说只是背包客,是来旅游的,然后顺利的上了车。
上海子游客接待中心天气阴郁、人潮涌动,为避免麻烦,我们下车后一言不发背上大包就走。按照攻略,进山口应当在下车点往回走200-300米处,有明显的标志。可我们走了至少500米,仍未看到进山的标志,于是在细雨中,我卸下大包独自向前探路,又走了大约300-400米,在路右侧一处小溪过后10米,终于看到进山的路标。往回走去拿包,走不多远,就看到山泉前后各背一个大包走过来,身后跟着十多个人,一看打扮就是登山的,火烧和小驴也混杂其间。忙接过自己的包,再仔细打量,发现这一群人中竟然有2010年跟火烧、山泉走过墨脱的RK和小魔爪,他乡遇故知,自然是喜出望外,特别亲热。在上午9点钟,我们与这一支高松的登山队伍一起从进山口处开始攀登。
进山的小路陡峭、泥泞而清晰,穿行在挂满松萝的森林里,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肾上腺素分泌加快,身体进入运动状态,激情涌动。行不多远,向左跨过一条山涧,水湍急,石头湿滑,小心通过。过涧后找到一小片沙地,重新整理装备,将头盔、冰爪、冰镐等占地儿的东西取出来,适当减轻小驴和火烧的背包负重。山泉一如既往把沉重的东西往自己背包里塞。之后就开始了一路极为陡峭的爬升,有许多地方的坡度超过50度,感觉简直是在爬墙。再加上雨雾交加,脚下泥泞湿滑,随着海拔的上升,呼吸和心跳加速,为了保持一种可持续的攀登状态,速度慢得和乌龟有一拼了。
大约中午时分,我们爬上了海拔3900米的杜鹃花营地,在一块相对平缓的坡地上,杜鹃林中可以分散扎4、5顶帐篷,一旁有清澈的小溪流淌。此时云雾稍稍消散,在满坡的红叶和云层之上,隔着轻纱般的薄雾,显现出高耸的雪山,仿佛漂浮在空中,如梦境一般。大家兴奋地在阳光下拍照,然后吃东西,享受着爬升途中幸福的休息。午饭后继续前进,穿过杜鹃林,跨过小溪,向着左前方一面陡峭的草坡爬升。阳光普照,在碧蓝的天空下,雪山如摆放在射灯下的雕塑般清晰呈现。从山顶的黑色岩石和纯白冰川到中间青灰色的沙砾,再到山坡上五色斑斓的杜鹃林,色彩浓烈得如同油画,这就是在四川爬雪山的乐趣,完全不同于西北干旱地区的雪山,在冰川下是一片无边的土黄色。
背着沉重的背包,陪着儿子,我们缓慢的蠕动,到下午4点左右,高度表显示4300米,离传说中的c1营地应该还有200米高程,但从GPS所显示的航迹看,我们离营地应该已经不远了。此时天气转阴,风卷着雪粒敲打着头盔,而我已经精疲力尽了。转过一片乱石,突然看到坡顶有一座小小的挂着风马旗的玛尼堆,c1终于到了。
C1位于一个草坡下的小山谷中,有大片的草甸和水坑,大约能安置10多顶帐篷,在营地西侧高一点的土台上,已经扎好了两顶蓝色的大型帐篷和一顶炊事帐篷,那是高松队的营地。rk和小魔爪早已经到达营地休息了,看到我们上来,rk连忙出来帮助我们的风雪中扎营。我们搭起了VE25,四个人共用这顶三人高山帐,并不觉得很拥挤。晚饭是老龙曾经强力推荐的“山之厨”牌冻干高山食品加上冲泡的蔬菜蛋花汤。今天一天从海拔2200的毕棚沟景区门口一下子上升到海拔4500米的C1营地,我们几个都有明显的高原反应,没什么胃口。
这一夜雨夹雪时断时续,转天早上8点多才起,天气短时间放晴,之后又阴沉沉的。由于前人的攻略中说C1到C2的只需要4个多小时,磨磨蹭蹭到中午前后才出发。从C1出发爬上一个20米高的小坡,才发现坡顶是一片旷阔的草甸子,有足球场那么大,我想这大概才是真正的C1,不过我们昨天扎营的地方更背风些,离水源也近些。穿过草甸,开始向碎石坡爬升,路线比较清楚,只是又开始下起雪来。途中遇到了几个返回的背夫,看着他们穿着胶鞋轻快的下降,不由得叹息这体能差距咋就这么大捏。直到晚上6点左右,在爬上一段非常陡峭的碎石烟囱路段后,向右上横切50米终于见到了冰川,冰川上有一条架好的路绳。在这上冰爪的时候看到3个人沿着路绳快速下降。见面才知道是川登协的2个向导和一个美国人,刚刚登顶返回。眼看着天色已晚,川登协的高明也没有再要我们签免责协议,只是嘱咐我们小心,就在越来越浓的暮色和风雪中带着客人快速下撤了。
冰川的坡度有30度,上面覆盖着20公分的新雪,滑坠的危险并不大,但我们沿着架设好的路绳向上大约爬升了3个绳距,其间王农没有使用路绳,拄着小镐自由上升。天完全黑了,坡度开始变得平缓,大雪把前人的足迹遮盖,在头灯的光柱中我们小心的绕开几处裂缝,大约到晚上7点多,终于在几块大石头后面发现了几顶帐篷,到C2了。由于没带雪铲,在半米多深的雪中平整营地和扎营很吃力,这时已经连续爬升了8个小时,小驴和火烧都已经有些点失温的迹象。钻进帐篷后,大家累得在烧水的时候就睡着了。晚上也没怎么吃东西。
一夜大雪不断,不时听到大块的雪从帐篷上滑落的声音。凌晨4点多听到高松队出发登顶,火烧和王农也要起身,我说太累了,天气又不好,头又疼,不想登了,小驴也说不想起来。王农和火烧很不甘心,但是看着我们很坚决地不想上了,最终也没有起来。昏昏沉沉的睡到8点多,起来吃饭拔营,大约10点钟,小魔爪和RK在一片浓雾中登顶后返回了C2,祝贺。
在整个下山的过程中,雨雪交加,很快我们身上的羽绒服就湿透了,塌成一片,王农把他的防水羽绒服给火烧穿上。途中我们遇到了2个下山的背夫,请他们将我和王农的大包背下山。每个包600元。下到C1已经是下午4点,但谁也不愿意再在潮湿的山上呆一晚,于是稍事休息,继续下撤。下到3950杜鹃林营地时已经6点多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雨一直下,道路非常泥泞湿滑,许多路段被泥水掩盖,很难找。我们打着头灯,寻找着下山的路经。晚上8点左右来到山涧边,跨过山涧之后,却找不到下山的小路了,这一片全是茂密的松树林,在反复回忆上山的路经之后,我们分散找路,又相互提醒找不到的话一定要原路返回,不要在森林中乱闯,以免迷失方向。直到半个多小时后,我们才找到下山的小路。在这里山涧左侧分出一条小小的支流,而小路就在这条支流与主河道之间的碎石滩上。
晚上9点多钟,我们终于回到上海子游客接待中心,此时游客早已经下山了,中心里空无一人,在接待中心后面的厨房里,三位厨师正在围着个小电炉烤火喝酒,看到又冷又湿的我们,他们毫不犹豫地起身为我们准备晚饭,丝毫没嫌麻烦!感动!坐在暖炉边,我浑身湿透,不停发抖,但毕竟是安全的撤下来了。
转天却看到了最美的毕棚沟雪景,以及跑到成都报复性大吃大喝,在平遥青年旅社发呆,等等……
那都是另外的故事了。
本次攀登与2011年十一的七一冰川一样没能登顶,问题很多,总结教训与大家分享。
一是计划有问题,攀登时间严重不足,8天时间里要从北京驾车往返4000多公里,路上要用4-5天时间,每天都开车到夜里12点左右,很疲劳。攀登时间仅有3天,这就决定了必须第一天上C1,第二天上C2,第三天冲顶并下撤到BC,中间没有丝毫富裕时间,更不要说适应海拔了。
二是体能准备不足和高反严重。平时上班没有系统训练,全凭着多年户外运动的底子,又没有时间适应海拔,直接重装在高海拔爬升,体能状况不足以支撑这样的强度,同时高反比较明显。
三是装备不够精简。阿式攀登讲究的是轻装快速,但我们由于带着个12岁的孩子,指导思想是在能力范围内,保证安全是第一位的,能爬多高算多高。采用的是阿式攀登的方式,抱着的却是徒步穿越露营的心态。因此每次所带装备和物品都非常充足并有备份。此外,一些装备也不太适用,比如结组用10.5毫米主绳,太重了,羽绒服不防水,在四川爬山,这样的羽绒服就不用带了。
四是天气欠佳(自我安慰一下)。连续两天雨雪,在C2营地每隔十几、二十分钟就能听到大雾中传来隆隆的雪崩声,不上也是明智地。不过高松的商业队还是登顶了。
欢迎前辈高手指点和拍砖,期望以后有机会与你们同行。


这个贴子最后由 冰河时代 2013年12月16日 22:58:48 编辑



 


迟到的作业-2012年十一半脊攀登纪实[11.6k]
冰河时代 13-12-16 22:58:14
计划及装备清单[3.4k]
冰河时代 13-12-16 23:00:53
进山口走不多远,遇到一处山涧[0]
冰河时代 13-12-16 23:05:08
十一,即使是晴天仍然道路泥泞。[0]
冰河时代 13-12-16 23:06:19
绚丽的秋色[0]
冰河时代 13-12-16 23:07:31
C1之前非常陡峭,在攀爬4个多小时后,仍然可以直接看到山谷底部的上海子[0]
冰河时代 13-12-16 23:09:21
c1营地,远处蓝色的是高松队的基地帐[0]
冰河时代 13-12-16 23:13:10
c2之前冰川上沿路绳攀登[0]
冰河时代 13-12-16 23:14:48
c2,大雾夹雪,就到此下撤了。[0]
冰河时代 13-12-16 23:16:15
雨雪交加,下撤途中[0]
冰河时代 13-12-16 23:17:40
学习了[0]
叫我老毒 13-12-19 20:49:18
2点看法[911]
久点 13-12-20 01:24:10
说的是。[419]
冰河时代 13-12-22 11:32:29
将来全家人登顶将是极其壮观的景象[58]
boater 13-12-20 11:27:36
1、自驾除非体力高反都好,否则不智;2、尽量轻,有后顾之忧别计划登顶,孩子体验就好。[110]
jjyfoot 13-12-23 23:40:13
是,汲取教训。[259]
冰河时代 13-12-27 00:12:12
恭喜撒你的小驴子是多大[265]
judyss 13-12-29 11:17:38
小驴子13岁。[132]
冰河时代 14-01-05 21:17:48
hao-我们的大今年夏天他不忙了我带着先 五台山适应[102]
judyss 14-01-17 08:38:35
全家一齐上雪山,真够厉害的。[0]
花鼎 13-12-31 18:14:08
内容详细 笔触幽默 学习了[0]
jiefu2000 14-01-10 02:07:25
羡慕!小烧驴体力超群,见识过![0]
Jane简 14-01-15 2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