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尼泊尔2012-北斗星
 作者北斗星
 时间2012年02月15日 17:14:44
  

 


辞别兔尾,踏入龙头。告别喧嚣的都市,飞临倾慕已久的尼泊尔。
2012.01.21
飞机快到KATHMANDU(加德满都)的时候可以从空中看到整个市区,没有摩天大楼,没有宽敞的街道,低矮灰暗的楼宇,狭窄拥挤的街道,散乱的分布在加德满都谷地。给我的第一印象,这里好似中国的一个巨大的乡镇。
机场是不大的一片平房,外表刷成深红色,内部就是红砖,没经过任何装饰。
迎面是NCELL的一幅宣传画,上写“WELLCOME TO NEPAL”, 让人感觉很亲切。记住下图NCELL的标志,在尼泊尔的大街小巷,你随时都可能再看到。如果你想节省电话费,也许还能用的到。

出得机场,原来预定的酒店ANAPUNA GEST HOUSE没有来接。像国内的一些小机场一样,涌上来许多黑车司机,按照攻略上说的,我没有理会他们,先换了20美元的现金。
机场的汇率比较低,如果我有10美元的零钞会只换10美元的,一美元换75RUPEE(简称RS),尼泊尔的汇率每天都变化,我换到的最高一美元79.5,一RMB12.5,听朋友说在樟木一RMB可以换到13以上。
出于小心,我们找了个正规的出租车去城里,正规的出租车其实和黑车没什么本质区别,都是小奥拓一类的微型车,不打表,也是要侃价的,司机一开口要500,后来我们以400成交(应该是被黑了)。
机场其实离市区很近,出租车一进加德满都,让我多少对这个城市有些失望。街道很窄,有些还是土路,房屋显得杂乱破旧,污染也很严重,人民的生存状态也让人堪忧。
英文地图几乎没什么作用,因为街道没有明显的英文标志,即使有也是尼泊尔语的,所以我们不知道身处何处,找个地方很费劲。如果有尼语地图可能会好些。
误打误撞我找到了KATHMANDU GUEST HOUSE, 房间很简陋,但院子很大,坐在院子里用餐喝啤酒应该还不错的,房间是12美金,但还要加30%的税,差不多要15美元。这间旅社的特点是价格高,宽带要收费,条件一般,但外环境很好,地理位置也不错。
旅游既要饱眼福,也要饱口福。到哪儿我都喜欢品尝一下当地的特色菜肴。所以晚餐选择了地道的尼餐厅,是当地人介绍的,在宾馆右手的小胡同里,餐厅叫THAKALI BHANCHHA & SEKUWA CORNER. 门口有个招牌,见下图:

我点的是鸡肉饭,端上来一个大圆盘,中间放着米饭,周围放几个小碗。两个碗里是液体的调料,其中一个是辣的,一个是咖喱;有个碗里是青菜,有个碗里是土豆,还有个碗里是鸡肉。另外还有一碗汤。有些人不喜欢尼餐,对于我来讲,尼餐的味道还是不错的,我把盘里的米饭都吃完了,老板又给免费再加了米饭和蔬菜,但汤味道有点怪,我只喝了一半。

2012.01.22
昨晚在宾馆旁边的旅行社买了去博卡拉(POKHARA)的汽车票,统一的价格都是400RS,是从旅游车站发的,早上七点钟发车,让6点半就到车站,如果你熟悉车站位置,其实没必要那么早去。
尼泊尔有两种公交车,一种是旅游车,车况比较好,价格也要稍微贵一点。去一些比较偏僻的地方就没有旅游车了,还有一种当地人称为LOCA BUS的长途车。
所谓的旅游车站,只不过是个名字,几十辆旅游车都停在路边,要按照车票上标明的旅游公司去找各自的车就行了。我们的是SUNNY TRAVEL。车站旁有小餐馆可以用早餐。
在尼泊尔旅游不用担心找不到同伴,到处都是中国人,香港人和台湾人。国语沟通都没什么问题。我在去博卡拉的大巴车上遇到了几个同行的中国人,他们也是一路上遇到的。
从加德满都到博卡拉路程大约200公里,旅游大巴正常要7个多小时,走的是他们说的High way, 其实是很窄的盘山路,路面也不太好,所以车速开不快。尼伯尔的汽车很有特点,尤其是大卡车,整个车身都装饰了各色花纹,花花绿绿的像是马戏团的大篷车。
车行两个多小时之后,我有点内急,或许是早上的牛奶喝多了吧。于是我就问大巴车上的售票员,能不能在有厕所的地方停一下。售票员说:”5 minute”, 可车走了足有半个小时才到了中途休息站。这个休息站可以上厕所,也有餐厅,不用担心像国内的长途停靠站宰客,这里饭菜味道还不错,价格也不贵。我要了一盘土豆加红豆饭,外加咖啡,170RS。这红豆很特别,外表一层红色的皮还带个尖儿,吃着和黄豆的感觉有点类似,但要糯得多。红豆是我给起的名字,不知到底叫什么?见下图:
旅行的时候你不知道下面会遇到谁,你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这是旅行的风险所在,也是旅行的魅力所在。
开始旅行的欣喜还没有退去,旖旎的风景正在展开,乘客们有的在聊天,有的在瞌睡。速度并不算快的大巴车在一个拐弯处,突然来了一个急刹车,耳畔传来了“砰”的一声闷响。抬头看时,见对面开过来的一辆丰田面包车停在了我们身后不远处,有9年驾龄的我马上就意识到发生车祸了。
我们车的司机跳下车,从地上捡起了个反光镜。然后就见一群人围拢来,用尼泊尔语激烈的争吵。“简单”兄弟说他们还差点打起来。然后就是漫长的等待,听说是要等警察。我也闲来无事下车看了一下,是典型的两车刮擦的事故,我们车的右前角有些凹陷,右侧反光镜掉了。对方车的右侧中后部车身都受到了剐蹭,碎了4块玻璃,想来对方车上没坐什么人,虽然车厢内满是玻璃,也没见人受伤。我由于急着赶路,就找到那个售票员,问他多长时间才能上路,他又说:“5 minute.” 这回我知道了,5分钟就是很长时间啊,呵呵。
由于地处偏僻等了半个多小时警察才来,然后又是叽里呱啦的一阵论战。然后我们的车调头了,尾随着那辆丰田面包车往回开。开到了一个小村庄的警察局门前停下了。等了许久也没见有什么结果,我又着急的问售票员,这回得到的答复是让人绝望的:“wait, wait.”
又过了一阵子,车上的人渐渐的坐不住了,陆陆续续的都到车下来休息、吃饭,有个会讲英语的尼泊尔大妈见我很着急的样子,就主动告诉我说,大巴车的老板正从加都赶来解决这件事情。晕,这里离加都要3个多小时车程呀,这不是要等得黄花菜都凉了。
路的北边是个小学校,正是午休时间,不大的操场旁种植着几颗叶子碧绿,油光发亮的小树,校舍显得很简陋,有些窗子甚至没有玻璃,只有铁栏杆儿,有几个孩子在打排球,引人注意的是这群孩子里,有六、七岁模样的,也有十六、七岁模样的,我猜这个不大的学校可能涵盖了从小学到中学的很多年级。
路的南边是警察局,尼泊尔的警察不像中国警察般的凶神恶煞,和大家说话的态度都很温和。同样温和的是他们处理事故的方式,警察不负责责任的判定,而是要让当事双方自己协商,两方的分歧又比较大,所以就是漫长的僵持和等待。
眼见得太阳由头顶渐渐的西沉了,我们这些初到博卡拉的人,如果太晚到达的话就有好多不方便的地方了。我们本不是好事之人,再加上远在国外,本来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在等了4个小时仍然看不出一点解决问题的希望的情况下,我们终于忍无可忍了,我们几个中国人走到了对面警察局的院子里。

我走到一个领导模样的警察问他:问题解决的怎么样了?
警察说:他们双方答不成协议,我也没办法。
我说:我们也不能一直这样等呀,已经4个小时了。
他说:再给他15分钟,他再给双方施加些压力。
我拍着他的肩膀说:“PUSH THEM HARDER. WE ALL RELY ON YOU.”
交涉完之后,我借用了一下警察局的厕所,尼泊尔的厕所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又小又矮,像我这一米七八的个子,在里面要像虾米似的佝偻着腰。尼泊尔人上完厕所和印度人的习惯是一样的,不用纸擦,而是用水洗。高级点的厕所有水管子可以冲,差点的有个水桶和水碗。由于清洗的时候用左手,所以接触食物和握手的时候就只能用右手了。反之是极不礼貌的。
尼泊尔的厕所通常都很干净,只是这个警察局的厕所是我见过最脏的。
过了15分钟双方还没达成协议,我又去找警察了。我说:“已经4个多小时了,如果不能解决,不如叫大巴车退我们钱,我们另找车子去POKHARA了.”
警察又找来双方,又说了一番,通过他的手势和我能听懂的几个单词,大概就是说:车上有好几个外国人,要考虑国际影响之类的话。大巴车司机又给老板打了电话,终于,警察对我翘起了大拇指,对我说:“It’s done。“
双方终于达成协议,写下个文字的东西之后就可以上路了。
在第二个休息站停靠的时候,UU买了一盘MOMO,其实就是尼泊尔包子,给了店家200RS,人家也没找钱。UU觉得应该不用那么多钱,要是给零钱可能要好些。
车快到博卡拉时天还亮着,可以看到路边的房舍明显比加都周围要好,说明这里的人们要富裕一些。车到博卡拉市区,天就完全黑了。本来平时打车可以150RS到宾馆,我们花了170.

2012.1.23
今天是中国的大年初一,博卡拉(Pokhara)的清晨是寒冷和静谧的,远离了大城市的喧嚣,也听不到一声鞭炮的声响。连日的旅途劳顿加上昨晚的嘉士伯啤酒使我昨晚睡得很好。从兔年睡到龙年仍然不想离开温暖的被窝。但叽叽喳喳的小鸟,尤其是那嗓门极大的乌鸦,却又让你难以入眠。突然想起昨夜入住时老板说我这个房间可以看到山,为此我还多花了100RS呢,于是我急忙爬起来了,想看看日出看看山。
博卡拉清晨的空气是沁人心脾的,深深的吸几口气,让人顿时精神抖擞。但遗憾的是今天是个大雾天,除了近处的鸟儿,就只能看到宾馆旁边院子里种的几颗青菜了。
尼泊尔人很爱鸟,没见过有人吃鸟,因而到处可以听到鸟儿的鸣叫。他们也并不把乌鸦看成不吉祥的鸟儿,所以乌鸦的数量尤其多,这里的乌鸦也长的漂亮,有些并不是通体乌黑的,而是在颈部有一圈漂亮的蓝灰色,不过叫声是一样的。
在U2的介绍下,我住到了HOTEL GLOBAL INN, 地址:Lake side, Barahi Path, Pokhara-6 电话:977-61-464721,是从码头对着的那条街上去不远。老板很和蔼,给我们的房间价格400RS和500RS,500的就是所谓的山景房。尼泊尔各地都经常停电,这家是有发电机供电的,但每个房间往往也只有一到两盏灯可以亮,墙上的电源插座没电,如果你想充电的话,要在睡前把要充电的设备插上,第二天醒来往往就充好了。尼泊尔的电源也是200V,50HZ,但他们的插座不一样,是一种圆形的插孔,在尼泊尔的超市里可以买到电源适配器,价格50-70RS。有些新建的旅馆也有采用多功能插座的,也有些在停电时也可以充电的,但总的来说,在尼泊尔充电是个困扰人的问题,往往是你睡了还没来电,你醒了,电又走了,像个夜游侠,来无影,去无踪。
博卡拉是给我印象最好的尼泊尔城市,无论你在费瓦湖(FHEWA)边散步,还是在一个餐馆里发呆,都会感觉很惬意。但这里最有特色的是飞伞和徒步,据说这里是世界两大飞伞基地之一,飞伞要六七十美元,要加上录像和光盘费用就要90美元左右了;徒步那就更不用说了,有很多线路,所需时间也长短不一,据说EBC那条线路是被公认为世界第一的徒步线路。
今天我的第一要务是办一张尼泊尔当地的电话卡。中国移动的手机在尼伯尔是可以用的,接听和拨打本地是5RMB左右每分钟,拨打国内电话要15RMB/分钟,上网是50RMB/M, 真够黑的。所以很多人都购买当地的NCELL电话卡,拨打本地2RS/分钟,拨打国内7RS/分钟。
我想买当地的电话卡还不单为了省钱,而是用移动的卡我的手机上不了网,所以GOOGLE地图等很多软件都不能用,感觉很不方便。
办NCELL的电话卡,要一张照片和一张护照和签证的复印件,如果你打算办卡的话最好在国内都准备好,因为我就为了复印护照几乎跑断了腿。不是没有复印部,是大多数复印部在没供电的情况下都复印不了。
办卡要150RS,里边有50RS的话费,而简单他们在加都办的卡用了200RBS,里边有100RPS的话费,据说他们的卡话费比较便宜。
卡是办好了,但我的手机还是不能用这个卡上网,卖卡的人费了半天的劲也没搞好。于是他们给我了个地址:Srijana Chowk, Ncell office. 打车去要100RS. Ncell的工作人员态度很好,就是等的时间有点长,他们说我的是ANDROID系统,所以要从新设置一下。虽然能上网了,但感觉还不是很顺畅,虽然他们有3G的网络,但手机上网的速度很慢,还经常卡壳。
下午我们吃完晚饭一起去费瓦湖上划了回船,费用是每个船360RP/小时,每只船容许上4个人。
傍晚的费瓦湖格外的宁静,远眺对面山坡上霞光映照下的白塔,听着船工拨动湖水的唰唰声,非常的惬意。
突然对面山坡上的树林“哗啦”一声响,我本能的说了一声“MONKEY”. 船夫答“YES.”
于是大家都来了兴致,要求船夫把船划过去看猴子。虽然光线有些昏暗了,仍然可以清楚的看到有3只猴子在树梢头窜来窜去,一点也不怕人。只可惜光线太暗了,没办法照相。
对岸除了有白塔外,还有个山寨可以住宿,如果有时间的话,在这里住几日,过几天世外桃源的日子应该也是满舒服的。

2012.02.24
今天我们决定去徒步,如果来了博卡拉没有去徒步,那就是白来了。
两天的线路是旅店老板推荐的,不用办进山证,如果是4天以上的线路就要办进山证还有一个啥证,总共要花费2000RS, 旅店老板可以负责帮你办,但至少要提前一天跟他说。从老板那里我们还可以雇个向导,每天要700RS, 还要负责他的住宿费用。我寻思着手机导航可以凑合用了,就没雇导游,为了保险还买了一份徒步地图150RS,后来证明我这个决定是对的。这段路很简单,根本用不着向导。
打个出租550RS把我们送到MILANCHOK, 从这里有一条可以走大拖拉机的路,经过DHITAL一直通到DHAMPUS.
一到MILANCHOK,就可以看到鱼尾峰和安娜普纳(ANNAPUNA)1、2、3、4共5个山峰,山上都是皑皑的白雪,很近很巍峨,旁边漂浮着缕缕白云,犹如仙境一般。徒步走这一段路的话,一般要6小时。
中途有一些路口,开始的时候一个当地的小男孩主动给我们指路,还给我们介绍周围的景色和植物,像个很专业的导游,他才12岁,英语却说的相当的好了, 为了表达感谢,临别的时候我给了小男孩一些糖果。后面一段路我们跟着两个遇到的台湾妹子,她们雇了个当地导游给她们带路、背包。但她们走的太快了,过来DHITAL就没再见着了。
中午时分,太阳很毒辣,正在口渴身乏之时,一个当地的农民上来和我们搭腔,说可以给我们做饭,有茶,有饭,还有DALI, 每个人300RS, 我们才从他家门口经过,感觉他人也和善,就干脆歇了,也不去找饭馆了,就吃一顿地地道道的尼泊尔农民家的饭吧。
他的家只不过是两间简易的房子,一间是厨房,一间是卧室,里边住着他的母亲,他夫妻两人,加上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他热情的招呼我们去他家的厨房坐,但里边的苍蝇太多,我们就坐到房门前的稻草帘子上,晒着太阳很是舒适。院子里晒着一些谷物,玉米和稻子我是认识的,其它的就认不清楚了。
他煮的红茶放了姜,很好喝。但上来的米饭很干,DALI是一种绿色蔬菜,炒得有点缺油少盐的感觉。嗨,在这种情况下还挑什么,凑合吃吧。

一边吃饭,一边和这一家人聊天,他叫BALLRAN,电话:9806675072,是个农民,但只有一小块土地,所收获的粮食不足以养活一家人,于是他就出来当向导挣些钱。他说他认识很多徒步的线路,给韩国人、日本人都当过向导。本来有3个女儿,大女儿18岁那年嫁给了来此徒步的一个日本人了,他还打算把二女儿也嫁出去,他这样说时,我不由得仔细看了他的二女儿一眼。她一米六左右的身高,浓眉大眼,一袭红色长裙衬托还没有完全发育但健壮的身材,年龄也就十六七岁吧,皮肤黝黑,光着脚,长的确实漂亮,有一种原始的野性的美。他最小的孩子是个儿子,看样子也只4、5岁样子。
因为茶水和开水都要算钱,这顿饭吃的也不便宜。
吃完饭继续上路,虽然走岔了一个路口,但总的来说还是很顺利的到达了目的地。
找到了一个旅馆“THE HOTEL ORCHID & RESTAURANT” 电话:061621675 手机:9846038098,老板娘很有意思,开始一个房间报价很贵,只要你不说OK, 她就主动降价,后来降到一个床位200RS. 但她家的餐食不便宜。她家的菜单上没有,但如果你点水牛奶的话,她可以去她的姐姐家去挤新鲜的水牛奶给你喝,味道很好,至少是比较绿色,价格也不贵。如果停电的话,她家有太阳能的电池可以供电,她家的楼上有个插座可以在停电的时候充电。

2010.01.25
日出的时间是6:30左右,从旅馆的露台就可以清楚的看到对面的雪山(如下图),

左侧的是ANNAPURNA 1,ANNA尼语意思是食物,PURNA意思是许多。右侧尖尖的是鱼尾峰,从这个角度看不到鱼尾的开叉,在某种光线下看起来倒很像鱼头。
天气很晴朗,光线逐渐变亮起来的时候,雪山也逐渐清晰了起来,就好像美人慢慢的除去了面纱,雪山虽在远处,却感觉触手可及;那种令人震撼的美让人心净,让人心醉,让人心碎。
待你要定睛看仔细的时候,她仿佛羞红了脸,又好像披上了红色的面纱。
空气是如此的清鲜,鸟鸣是如此的清亮,近山青翠,远山银白。如置身仙境,隔绝了尘世间的喧嚣和烦恼,真想在这里多住上几天,歇一歇早已疲惫的身心。。。。。。
从当普斯继续往上走,是AUSTRILIAN CAMP, 路途中你会遇到检查站(如下图),
会有人检查你的进山证之类的证件,你只要跟他说你是走两天线路的,从何而来,到何而去,也就会放行了。
这一段路是走不了车的,但感觉比昨天的路要有意思的多了,这才像徒步的路呀。强烈建议两天的徒步从DHAMPUS开始,这段路更加有意思,风景也更加秀丽。
一路上,你会遇到不少尼泊尔的小孩,从两三岁的到十七八的,他们见了你以后都会说同一句问候语:“SWEET.”
你千万不要以为他把你当“SWEET HEART”(甜心,宝贝),他们那是向你要糖果呢。有时候他们也会说:”CHOCOLATE”。如果你有爱心,给他们一些糖果,他们一定会很喜欢你的。
到了AUSTRILIAN CAMP,你会看到很多其他国家的徒步旅行者,有韩国的,日本的,也有欧美的,他们很多人都是把这里当作徒步的起点的。我很赞同他们的做法,这里仿佛离天更近,人烟更稀少,因而也更加原始,更加风景如画。
常规的徒步线路上都有客栈,吃住都不是问题,通常都不用背帐篷和睡袋。我拍了一张徒步线路图,看不清可以点击放大,供大家参考:

图中我用红色的圈标出了几个重要的点,DAS是从AUSTRILIAN CAMP下到公路边的地方,POON HILL是U2走4天的线路可以登上海拔3190米的山顶,上边的路满是冰雪需要冰爪,至少是两个登山仗,他凭借一只登山仗走下来,真是不容易啊,途中摔了很多跤,登山杖都摔弯了,真是佩服他啊。
来的时候,送我们的出租司机说回来时可以接我们,说他那天也要送朋友到DHAMPUS,接我们顺路,并说只要700RB,我们也担心回来时没车就留了他的电话。到AUSTRILIAN CAMP时就接到了他的电话,我说我们从这里下山到路边大约一个半小时,又强调了一下价格是700RS.
但我们下到山下时,却没见到他的车,他问我在哪里,我当时也说不清是哪儿,他就让我把电话交给旁边的当地人。他说让我们在那里等着过半个小时后就到。
我闲来无事,附近转了转,旁边就有个公交站,可以到博卡拉。这时还来了一个很新的出租车,我问他道博卡拉多少钱,开始他说要800,后来又降到600. 虽然价格更便宜,而且马上可以走。但我想咱也不能不讲信用,给中国人丢脸呀,于是仍然坚持等着。
等我们一上车司机就开始唠叨,说原来他等的地方离这里很远,我没有说清楚在哪里等之类的话,我知道这是他想加钱。就据理力争,结果是越吵越凶,直到UU说:“说话都小声点,别跟他吵了。”我们都不说话了,但心里都很不痛快。哎,好人难做呀!
到了博卡拉他才摊牌,说一般去接都要1500RS, 让我们看着给吧。我们就和他侃了侃价,最后给了1000RS, 要说其实也没多少钱,但搞的心情很不愉快!
如果时间不是太晚,建议不用他们来接,下山自己拦车,也可以乘BUS.

2011.02.26
出来玩儿,路线和行程是很重要的事。我不喜欢提前计划,而是喜欢随遇而安,走到哪儿,玩到哪儿。
郭卡尔(GORKHA)是个古都,曾经兴盛一时,郭卡尔国王曾统一尼泊尔全境,郭卡尔雇佣兵和郭卡尔军刀都很有名。那里还有一个曾经是皇宫的石头城。
虽然是在博卡拉到加都的半路上,但乘LOCA BUS从博卡拉到郭卡尔也要近六个小时。
这里属于游人罕至的地方,一路上我们只遇到3个游客,因而找旅馆成了问题,一般的旅馆不仅贵而且条件差。
整个郭卡尔只有两家涉外的旅馆还算不错,一家是我们住的OLD INN,DANDIPUR,标间要2500,可以侃到1200RS, 还有一家是对面的HOTEL GORKHA BISXXX, 旅馆名字有些看不清楚。感觉那家更好一些,晚上停电的时候还有灯光亮着。我们这家则是完全黑着的,只有靠蜡烛照明了。
从汽车站这里到山顶的石头城(GORKHA DUBAR),当地人说需要15分钟,有些人说要半小时。呵呵,别信他们的,一般人的体力恐怕要两个小时,一路的石头台阶,不禁使我想起了登泰山的感觉。
本来打算登山去看日落,没想到用了这么长的时间,只能看星星了。
所谓的石头城不大,现在是一座小庙宇。门口是售票处,有个牌子标明了票价等信息,比较复杂,大家自己研究下面的照片吧!

这里是至高点,要是白天可以远眺北边的雪山,俯瞰山下的城市,风景当是不错。现在,远山黑影瞳瞳,犹如怪兽般晃动,近处松涛阵阵,好似鬼魅般哀鸣。幸得几处灯火闪烁,才让人稍有心安,下玄月很像外科手术用的弯形缝合针,又细又尖,隐藏在漫天的星斗之中,不仔细看都找不到呢。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真是一点不假,多亏我的手机有手电的功能,否则走夜路下山真是很危险的事呢。
回到旅馆稍微休息了一下,感觉口渴。我想去外边买点水或者饮料,也就是大约晚上八点半钟左右吧,街上就一个人影也不见了,近处所有的店铺都关了门。
我向车站方向走去,却从前方隐隐传来一阵哭声。上了坡,可以看到车站那里有四个穿迷彩服的军人,每人手里拎着个一米多长的棒子。在路中间的黑影里,有个小孩子坐在地上大哭,一边哭还一边说着什么,我完全听不懂。军人的身后好像还有个店铺开着。我奓着胆子往前走,一个军人瞟了我一眼,并没有理睬我。我本来想去看看小孩的,但没敢,买了东西匆匆的回去了。

2010.01.27
郭卡尔的早晨是清新而充满朝气的,金色的霞光洒满山野,旅馆的花园里聚集了许多小鸟,当然也有不少乌鸦。他们都不怕人,就在一两米开外叫呀,跳呀,故意让你把他们看得真真切切。
坐在花园里,四周绿草茵茵,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听着鸟鸣真是惬意呀。更惬意的是我们把早餐搬到了花园里,一边喝着香浓的尼泊尔咖啡,一边和昨晚遇到的一个尼泊尔导游和一个荷兰大叔聊天。
荷兰大叔已经退休了,但他还闲不住,每年都会到尼泊尔来,在这里住一到两个月。做一些慈善事业,主要是给一些在教育和家庭方面遇到困难的人提供帮助。他的朋友们在尼泊尔有几个基地,他每年都会到这几个基地走一圈。
他还告诉我加都有个喇嘛庙,吹大长号,很好看。还有个庙里有小女神,每天下午4点出来和人们见面。小女神是七八岁时被选中的,一直到第一次月经来了,她就不是神了,人们会再找一个小女神。
尼泊尔的导游叫ZIBEN是给荷兰大叔服务的,是个还在上大学的学生,自来卷的黑发,长长的睫毛,深陷的眼窝,络腮的胡须,但刮的干干净净,肤色呈古铜色,显得很健康。
他家就住在离这里还有两个半小时车程的乡下,荷兰大叔和他今天会去他家去考察。说实话我也很想去看看,一是可以更加深入尼泊尔人的生活,第二也能看到更原始的景色。可是算来算去,时间不够,嗨,算了吧。
我觉得到一个地方,语言是很重要的,而三方面的语言内容最重要。一是问好,二是问路,三是数字。而对尼泊尔而言,数字尤其重要,因为他们大多数场合都不用阿拉伯数字,汽车的牌子都是尼泊尔数字的。要想知道尼伯尔语的数字长啥样,请看下图:

我还请ZIBEN给录了一段数字的读音,有需要的朋友可以和我联系,我也想把录音发到论坛上,不知能发不?
从郭卡尔到加都车费是250RS, 也要五六个小时。途中可以看到一个大坝(我没看到,睡着了)那是个水利发电站,尼泊尔的电主要是靠水利发电,因为水不够,所以停电变成了一种常态。
本来计划在加都不停留了,下车后直接去巴德岗(BHAKTAPUR)或者去那加阔特(NAGARKOT)。加都有好几个汽车站,我们下车的那个汽车站很大,很多车。但没有去巴德岗的,VV给ENGLE打了好几个电话,总算搞清楚了,现在没有去巴德岗的大巴车了,我们只能打车了。听ENGLE说打车只要500RS,但司机都不肯去,有个肯去的好像根本就没弄明白我们要去哪里,语言沟通真是个问题呀。没办法还是住在加都吧,简单给我们介绍的NAMTSO REST HOUSE(TEL:4251238,JYATHA THAMEL)还是蛮不错的,700RS,缺点是没有宽带。我最喜欢的是他二楼的餐馆,环境不错,物有所值。
有的攻略说在尼泊尔上网比国内还方便,你可不要期望太高哟!

2012.1.28
按照简单的指点,我们从巴格市场(BAG BAZAAR)那里坐上了去巴德岗的公交车,票价每人25RS,半个小时就到了。
坐在我旁边的尼泊尔小男孩,长的挺精神的,英语说的也挺好,看他年龄也就8岁,但他说12了,难道尼泊尔的人都看着显年少?他们一家人是去寺庙里去祭拜的,尼泊尔几乎全民信教,绝大多数人信的是印度教,额头上点个红点便是他们的标志。因为信教,虽然生活非常贫困,民风依然非常纯朴。
要进巴德岗是要买门票的,如果你拿出来中国护照门票是100RS,否则是500,如果你不想花这笔钱其实也是可以逃票的,有些小胡同可以绕过收费点。我们是买了票的,走小胡同不知不觉就绕出了收费点,呵呵。
我们在闲逛的时候发现了一处不起眼的庙宇,里边貌似很热闹,门口人进进出出不停。好奇心促使我们进去一探究竟。
大门内是个方方正正的天井,四周一圈二层楼的建筑,建筑上画着彩色的佛像。院子中间是一个小型的白塔,就像北海公园白塔的缩小版。四周的地上铺了一圈毯子,毯子上坐了一圈小女孩,年龄从四五岁到七八岁不等。每个小女孩都穿着一身红色的花衣服,金色头饰,金色的项圈,眼睛瞄了一圈黑色,显然是盛装打扮过的。
一打听,原来是在办婚礼。按照印度教的规定,女人结婚后是不能改嫁的,为了女儿的一生幸福,聪明的尼泊尔父母就给女儿想出了一个变通的方法。小的时候嫁给木头,我们看到的就是这么一种仪式,据说还有正式的证书。

我很好奇的是如果个木头是丈夫的话,那后来的男人是什么名分?是情人?是男朋友?还是阿舅?
成人以后的婚礼我们也看到了,通常只有一辆婚车,也要把车披红挂彩,也要摆酒席,不同的是他们有个游街的仪式,一队人(包括新郎新娘)走过人来人往的狭窄街道,领头的还吹吹打打,要到城里转一圈。
巴德岗到处都是古老的建筑,宫殿、庙宇、高塔,比比皆是。如果你是个喜欢古建筑的人,那可就算来对地方了。 这些建筑都集中在3个广场周围,即DUBAR SQUARE, TAUMADHI SQUARE,DUTTATRAYA SQUARE。

尼泊尔有很多杜巴广场,杜巴是国王的意思,杜巴广场的北边有个博物馆,是收费的,我没进去看。博物馆旁边还有个门,有持枪的士兵把守,这里是可以进的,里边有个印度教的神庙,是不对游客开放的,也不让照相。另一边是个水池,很可惜现在没有水了,水池边上有些蛇的塑像相当精美,值得一看。
杜巴广场的东南角有一座所谓的色情庙,是古代尼泊尔人性崇拜的杰作,庙的四面饰以许多与性有关的木雕。
杜巴广场西南角有个餐厅,二楼是个露台,坐在露台上,可以俯视整个广场,吃饱饭后再要一壶尼泊尔的草药茶,边喝着边看下边的各色人等,也很有趣味。他们或坐或卧,或急或缓,或喜或悲,或行或静。隔一会儿,还会有一队敲锣鸣号,游街的人。有些游街的空着手,有些还抬着祭司的贡品,有些是结婚的,另一些就看不明白了。

夕阳西下的时候我们决定去那家阔特了,车站在城的西北角,一到那里还没站稳脚跟。那里就上演了一场真人版的群雄逐鹿、大打出手,用U2的话说:那是司售人员为了划分势力范围的争斗。还好,并没有影响我们乘坐的车,旁边一个车上的人就惨了,司机和售票的都被打跑了。左图是巴德岗的导游图,右上角是我标明的去那加阔特的车站位置。


2012.1.29

那加阔特被有些人称为喜马拉雅观景台,还说这里同时可以看到8座八千米以上的雪山。我本来对它寄予厚望的。但其景色实在让我大失所望。
距离太远,山太小了。你能相信左图的那个小白尖儿是珠穆朗玛峰吗?
那里的空气,植被还算不错,但宾馆贵,要一千多RS,吃的贵,路窄。虽然那里的中国人不少,我认为是不值得一去的地方,也就不多说了。

2012.1.30
加都是个购物的好地方,店铺多,选择多。但你要买到好东西,好价钱就要耐心的选,狠心的侃。
从加都到樟木,可以打车,也可以拼车。这两天中国人多,每个人涨到了900RS。听说平时四五百就可以了。
车一般是印度产的塔塔吉普车,通常都是凌晨5点出发,到樟木要4个小时左右。
这一段路况时好时坏,如果你赶到那里来不及过关,好像是晚六点就不让过了,在口岸那里也可以住。
从加都到樟木,一路上要经过七八个检查站,但一般就是看一看,问一问,人不用下车,也不检查行李。
到了樟木,尼泊尔这一侧要先办离境手续,据说是可以不用交钱的。但签证官上来就收每人200RS,或者20RMB。有个人想记录下这一腐败的镜头,但被要过去相机,强令删除了照片。
办好离境手续,过关时有尼泊尔士兵检查行李,要是翻到啥值钱的物件他们就会借机收钱。有时不给也能过关。据说从中国入尼泊尔境的时候他们特别注意检查电脑,如果有就要交钱。
所幸我入境是坐飞机的。简单告诉我:尼泊尔离境如果坐飞机,要交1000RS的离境税。
过了这里是一个桥,桥下是滔滔奔流的河水,桥上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桥中间一面站着尼泊尔的士兵,一面站着中国士兵。走过了这条分界线,仰望着国门上的巨大国徽,心里不由涌上一种儿子回到母亲怀抱的激动,也有了一种回家的踏实的感觉。但很快的这种感觉就被击碎了。
樟木海关的第一关是武警查行李,大多数从这里过关的都是藏民,大包小包的都像是跑买卖的,也有少数的游客。但没有一个外国人(据说由于担心每年的3月份西藏闹事,这个时候就不给外国人发通行证了)。排在我前面的只有七八个人,但排队排了一个半小时。足见行李检查之细致入微。这里的领导是个科长,对藏族同胞态度十分粗暴。我旁边有几个人从尼泊尔买了郭卡尔军刀,一直担心带不过去。其实没事,武警说:小于小臂长度的刀可以带两把。
第二关是照相,还要检查护照和身份证。
第三关是X光机检查行李,也要查护照和身份证。
第四关还是X光机检查行李,我问他们怎么刚检查完还查呀,他们说:“这里才是真正的海关呢。”
出了海关,一上坡,又有武警登记,搜查行李。
过了这里算是进入了樟木镇,旁边有藏族的餐馆,已经是中午时间了,再加上这么一阵折腾,大家都乐得歇会儿,也安慰一下饥饿的肠胃。
从这里可以找到去拉萨的车,一般是拼车,一个人是200-600RMB, 今天人多车少,价钱涨到了600,多亏我们同行的有个侃价高手,VV把价钱侃到了500.如果你只到日喀则,价钱也是不会减一分的。
按照司机的吩咐,在等着汤片上来的空隙里,我们又来到了樟木镇里的一个白楼登记,办通行手续,司机说这里不登记也不让走。
由于是拼车,司机等凑足了8个人才走,耽误了也有半个多小时。
走不多远就是聂拉木兵站,武警端着枪,一根木杆子挡住去路,要求每个人都要下车,到院子里去登记,才放行。。。。。。
快到定日的时候着实让大家高兴了一下,看看下图:

这就是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英语里叫EVERIST. 比在那加阔特看起来要清楚多了,也近多了。
从樟木出来,一直到夜里一点多到日喀则才吃了第二顿饭。同车的很多人都有高原反应了,我也有轻微的头痛,到了日喀则海拔明显低了,高原反应才逐渐减轻。
终于,早上六点多,我们到达了期盼已久的拉萨。明亮的路灯,整洁的街道,让我们有了一种回到繁华都市的感觉,但不远一个的岗亭和随处可见的武警和警察又给这朝霞中的都市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雾霭,衬托出一种紧张的气氛。
如果从加都算起,一路上经过的检查站有二十多个。简单的只是停一下车,警察检查一下。复杂的全车人都要下车,自己拿着证件去登记,然后武警搜查行李。他们搜查的目的,除了武器、毒品之类的,主要是搜查达赖的书籍和光盘。最痛苦的一段是定日到日喀则,因为是夜间,非常冷,再加上高原反应,很多人都吃不消了。听有一个朋友说,他们那一车人在检查站坐到天亮才让走。从加都到拉萨,二十多个小时的长途奔波,基本是睡不得觉的,刚迷糊着,就被叫醒,要检查了。
像我们这样的草民也不太懂什么国家大事,但就是为了搜查这些东西就放那么多道检查站,是不是有点草木皆兵了?是不是太考虑政府的利益,而忽视了百姓的人权、路权和隐私权了?是不是可以采用一些科技手段,减轻点兵哥哥的劳动强度,别再手抄证件信息,而是用些读卡器之类的,也可以减少大家等待的时间?是不是可以像高速公路收费一样用ETC手段?是不是每次行李检查之后做个记录,几遍之后就不要再查了?过度的重复是徒劳无益、劳民伤财的。
我是坚决支持国家统一、反对分裂的。面对这么多次的检查都会心有不爽,那些天天途经此地的藏族同胞和司机又会怎么想呢?
强烈建议:单飞线路,采取从樟木出境,飞机回国的策略,感觉会好很多,没有那么多的检查。
总结:尼伯尔是很有特色的国家,人民淳朴,景色优美。原来尼泊尔的反对党毛主义夺取了政权以后,政治格局没有大变,经济发展一样的缓慢,失业率一样的高,老百姓一样的贫穷,官员一样的腐败。但政治上基本稳定了,像一月26日那天发生的全国大罢工,并不多见,对旅行者的影响不大。
尼泊尔是徒步的天堂,是放松身心的好地方。要在这里玩的开心,需要做必要的功课。我推荐博卡拉,不推荐那加阔特和蓝比尼。九天的行程,不算来去的机票,从加都到拉萨,花费RMB两千多。
如果你有一双发现的眼睛,风景就在你的身边;如果你有一双有力的脚板,道路就在你的脚下;如果你有一片宽广的胸襟,精彩就在你的眼前。。。。。。

 


尼泊尔2012-北斗星[38.3k]
北斗星 12-02-15 17:14:44
随文的图片不知咋发不了[0]
北斗星 12-02-15 17:22:58
写的挺详细啊,正好计划今年8、9月份去玩,原计划北京-尼泊尔-西藏-北京[113]
zd7201 12-02-28 09:12:54
春节我也正在尼泊尔,大年三十我正好在Lobuche,初二那天上了EBC。[0]
千山下 12-08-17 13:2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