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独辟秘径、问道五台
 作者lxiapeng
 时间2010年05月20日 15:42:04
  

 

这是一个雏梦,梦想从歪头山穿越到大五台。
这是一个逃脱,回归到心的天堂。
这是一个叩问,寻求山水的宽恕。
第一波前辈梦了很久,然而这个梦做了四年却一直没有实现,据说他们从04年开始列入计划做准备,一晃就是四年,四年过去了,歪头山穿大五台的梦一直没有实现。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四年中也没有其它驴友对这条线路感兴趣,四年过去了,似乎还没有其它驴友走过这条线,莫非它真的是一条鸡肋?
而我只是临近五一时候才决定的。穿这条线算上来回路程的话我估计至少要三天。
于是歪头山穿大五台的计划被我吆喝的一帮兄弟,决意要看看五台。好在地图早在几天前,保福就已准备好,而攻略基本是手稿没有,谁让咱是首穿呢,任何前人的资料可以借荐,但是只是借鉴,毕竟据我深知只有一帮驴友首穿过。
特别行动组织人员名单:
绿色冰川、保福、沉默的行者、风中听风
任务级别难度:★★★☆
强度:★★★
冒险指数:★★☆
风景指数:★★☆
原始指数:★★★★
累计爬升:近3462米
垂直下降:下降1617米
最高海拔: 约2800米
徒步距离:30多公里
穿越时间:25小时(3天)

行动密码
2010/04/02~2010/4/05
河北阜平黑崖村-哑口-歪头山-盘道村-吐川-碓臼-卅塘湾-古化岩-五台山东台-鸿门岩

任务进程

2010年5月1号晚上21点30人员到齐,可是没有车票,最终商议,在北京西站扎营,
想想就很好笑,北京西站,亚洲第一大站,竟然被我攻占了,哈哈,还一边打着牌,一边交代路过的巡视警察说不妨事.

第二天的5月2号上午6点半左右,从北京西站出发。大约11点左右到保定,之后转乘长途车到河北阜平县,吃中午饭,下午包车去黑崖村。
大约下午17点左右才到黑崖沟村,入住一户人家,我们顺便请了一位老乡攀谈起来。
黑崖,是一个默生又熟悉的地方,如同南太行一样那么让人亲切。
如今的黑崖村,然而由于修保忻高速公路,村边的山已被炸的乱七八糟,加上那次我们下山时天色已晚甚至走了一段夜路,所以路线记的不是很熟,只记的那条沟里没有什么岔路,只要进对了沟就不会有错。



由于村外住了不少的施工人员,黑崖村中甚至有了几家小饭馆。我们边吃饭边打听着去五台的路,可惜村中的人都说不清楚,只有旁边小店中的一位长者,他家是山西那边半石凹的,他大概说了一下:半石凹、盘都能通到古花岩。虽说这他不说我们也知道,但我们还是很感谢那位很好的老人的热心指点,年纪看来60多岁,但是精气神贼好。

5月3号早晨7点从黑崖沟出发,进入荒林无人区,一路穿越丛林,沟壑,爬升,于8点,我们向村后的黄土沟走去,不时碰上的老乡大多以为我们是新来的施工人员。当听说我们是去五台山时,眼中露出的是疑惑不解的目光。,呵呵,咱的想法老乡们怎能理解呢,别说是老乡,就是在城里,又有多少怪异的眼球在盯着咱们看?




走过施工的工地,是一个岔沟,前行,是苇地沟、黑崖沟方向,从那儿可以上黑崖山,走山梁也能拐到歪头山,可这次咱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转着玩,只能捡最近的路-黄土沟走了。右拐,进黄土沟,脚下是一条三马子路,这一定是当年为砍山开的路,其代价是如今的黄土沟放眼望去一片荆棘,竟然连一棵稍大点的树也没有。呵呵,上次我们是秋天走的,又急着下山,还真没注意这一点。
一路前行,两三个小时过去了,沟越走越深了,然而我们却发现此沟中看不见一棵象点样的树,有的只是低矮的灌木丛,不仅如此,一般山沟常见的各种山花这个沟中也没有,因此满沟只有一个颜色-绿。绿色虽好,看多了也会烦哦。加上对我来说这条沟是第二次走,已没了丝毫的新意,走的更是有些枯燥,好在这条沟山形还不错,气势满壮观,脚下还有条小小的小溪相伴,哗哗的水声可以略微的化解一点心中的遗憾。
尽管天上稍有些薄云,气温还是不低。毕竟是是5月的天了,而天气预报气温高达24度,因此走不多远大家都已被汗水湿透了衣衫。
爬升,大角度的爬升,而且越接近山顶角度越大,这条路由于老乡已少有人走了,差不多全被灌木忽死了,我们走时不时的或用手分开枝杈,或猫下高贵的腰才能钻过去。不过走这种路对我们来说已是家常便饭了。
这次这个任务,队伍我们已经共同患难过的兄弟们来说,已不是第一次。
同我出行的保福一路走在最前边,我知道他体力不错,但没想到这么好。
预计中午11点能上梁子,到下边的村只要一小时路程,就是下不到村子,下不了多远沟中就会有水,咱们找块地方就能扎营”。探路限制人数好处就在这儿,我每次探路人数绝不超过6人,这样包车方便,扎营也方便。

11点20,我们站在了梁子上,我们梦想的歪头山就在眼前,是那么的让我心动,让人惊喜。此次爬升中简直就是拿自己的躯体抵挡荆棘。
我们但我们向主峰走了没多远就发现沟中上云了,想想登顶还要差不多一小时,看看商早的时间和沟中那早已很远的山村,以至如后来我们在哑口一路小睡了近一个小时,才向歪头山攻陷。
大约13点才登上歪头山山顶。
我们来了几个很经典的POSS,赤身艳门、五指山下积压、俯视群岚.

于中午14点我们才慢悠悠的撤退到哑口。此处必须指出的是,左边一条路可以直接通往山脊的五台,但是路途遥远,我们选择从山脊下撤。
原路返回垭口,我们顺路向下走去。山西这边的风景同刚才走过的河北一侧有很大不同,这里地势平缓、土层肥厚,山坡上生长着大片的松林,谷中夹杂着杜鹃,山杏等。




我们很快的下到了沟底,又从右侧跨到沟的左侧,那里有一条大路,路在山坡上饶来饶去的拐向了远方,饶了很大一个弯后再一次的降到深深的沟底,于是我们放弃大路又一次的向沟底插下去,我们可不想走大路浪费时间。
大约16点左右,我们抵达盘道村,走进盘道,看见一个令为叹为观止的世外桃源。我们自主的接了村里甘甜的泉水,算是补充。
由于我们发现这个村不小,有20来户人家,但老乡的院子都很小且不平,村边也没什么闲地方,若不是有这么间闲屋很难找到支帐蓬的地方。
所以简单的打听了下往吐川的方向,我们休息了10几分钟。
出盘道向北是一条新修不久的大路,坡度极大,那坡度只有柴油车才可能“爬”上去,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嫌其来回的饶的麻烦,于是干脆弃路直接沿坡向上攀去。一个小时后,我们已气喘嘘嘘的站在了山脊上的垭口处,下边的沟就是吐川沟。
又开始爬升,估计18点左右才到吐川的哑口。
吐川,是一个半山上的小村,如今早已无人居住。
感情有山有水哈,对面是那个还依稀点点绿的山岚,悠远见南山呵;
下面就是一条小溪,其实这一路上水源十分充足,随处补水。
晚上我们一行四人,美美的吃了一顿。最腐败的方式,晚上8点半左右就全部就寝。
享受着隔夜聆听山水间,不道神仙莫名传的生活。
幽静还是幽静,舒畅还是舒畅,没有任何杂念,我从此不俗了。
5月4号凌晨6点半,天亮了,今天的天气是多云,虽说是1700米高的山村,但气温并不低,早晨穿着单衣也并不感到很冷。我早早的起了床,轻轻的向屋外走去,动作虽轻还是惊动了大家。待我在村中转了一圈回来时,大家都已起了床并开始做早饭了。结果刚刚7点我们已打扫好老乡的房间“收营”出来了。


村对面的山脊上有一条隐隐约约的小路,那就是我们要走的路,是通向碓臼的路。去古花岩,碓臼是必经之路。
下沟,饶上对面的小路,顺着山势时上时下,三转两转后我们又一次的下到了沟底,再翻上前边不是很高的梁子。面前是一道长长的大沟,沟的尽头就是碓臼。
路是宽阔的,许多地方人踩雨冲已形成了深深的沟,两侧的植被非常好,但绝不象前晚上那个牧羊人说的那样路已被树忽死。踏着厚厚的落叶我们一路的下行、下行、再下行,10点,碓臼终于到了。老乡说盘道到碓臼只有十来里路,可这十来里路我们竟走了三个多小时。
翻过山口 ,碓臼村前是一条“大河”,河水哗哗的流着,如今的山里很少能见这么大水的“河”了,更让我的惊奇的是碓臼村虽有20多户人家居然没有通电,这个村都没电,上游的卅塘湾、古化岩等村子就更不用说了,这在当今社会可真是不多见。细一问才知道原来这些村子政府都已确定并鼓励移民到山外去,留下来的多是不肯走的放羊人,那些羊一年少说可卖万儿八千的,那可是他们的命根子,是他们致富的唯一希望。
站立村口,看见一位老农热情的向我们介绍去古化岩的路,尽管他说的是啥我们一句也听不明白,但我们还是从他真诚的目光、急切的“哇啦”声中看到了他的心。多好的老乡呀?从村中的房屋看,他们的生活是那样的清苦,然而他们又是那样的热爱生活,那样的真诚,我们只在默默的祝福他们明天的生活能好一点,哪怕只是稍稍的好那么一点点。
在路上,我们接地调整了下,补水,歇脚。在不远处,我们看见很多牌牌“禁止种植毒品”字眼。
倘若可以,我下次来这里,一定要在这里呆上一个星期或半个月的,由于我的心在此静寂了。
这就是我要找寻的地方,梦里的天堂。
问道东台路,老乡的话让我们很是迷茫。因为他们一个人跟一个人说的都不太一样,有的说从古化岩上东台好走,有的说还是卅塘湾好上,有的说上台有一个小时就行,有的则说要三、四个小时。众口纷云,我们不知听谁的好,最终决定还是走到卅塘湾仔细问问再说。
一出碓臼村,远远就看见前边有好大一棵树,遮天蔽日甚是威武,走近一看才发现不是一株,是三株树。树下是一个小庙-老爷庙。庙不大,甚至有些寒酸,可那三株古树却十分的罕见,那树棵棵足足有三搂多粗,株株枝繁叶茂生机昂然。老乡说那几株树有700多年历史了
小庙残破的大殿内供奉着二郎神、刘关张等神仙,看的出小庙经过了多次翻修,因此院里院外散落着不少的瓦当.
通住古化岩的路是宽阔的河谷,乱石滚滚的谷底足有一、二百米宽,青羊河在乱石上流淌着,它是大沙河的源头。一条看样子只有羊贩子收羊时才会有车走的简易公路在石滩中向前延伸,通向遥远的远方。




我们走在乱石滚滚的简易公路上,走了不过一里地发现青羊河突然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好象不远处那充沛的河水是从地下突然冒出来的似的,虽然好奇,我们却没有时间去探个究竟,就让心里存一个问号吧。


乱石滚滚的河滩
白塘村,距碓臼五里,貌似空无一人的废村。恰好一个牧羊人下山回家吃饭的,从他口中我们知道这个村目前还有两户“人家”,两户都是放羊人。按他的指点,我们来到村西的水源处-一股小小的飞泉。时间马上一点了,我们该吃午餐了。我们借问了那里是水源,他们全村全体村民亲自目送我们到水源地,才肯不舍的回到家里。
这是一个何等淳朴的地方,让我无以用言语去表达。

牧从卅塘湾向北有路,两个小时就能到鸿门岩,他们回家都是那么走,坐车比神堂堡方向方便的多。两个小时上鸿门岩?怪不的碓臼有老乡说从卅塘湾上东台方便呢。尽管如此,我们最终商议,上东台还是应从古化岩走,有两个个小时就能上去。

告别了淳朴的村民,我们向下一个五里走去,下一个村就是卅塘湾,据说那个村还有四“户”人家。
与一路上见到的其它村子不同,卅塘湾是一个很漂亮的小村。粉红的桃,雪白的李,青翠的松掩映着座座白墙黑瓦的小屋,若不是遍地的羊粪,要不是空气中充满了羊粪的味道,真如世外桃源一般。
也许正是中午的原因,村里不多的几个人都集中在了村口,象是在欢迎我们的到来。
再次问路东台,他们一口同声的说应走古化岩,但一个小时绝对上不去,两小时也不行,在他们眼里上东台怎么也得三、四个小时吧。
古化岩,距东台最近的一个小山村,这儿是四条大沟的汇合处。从村口望东台,直线距离约5公里,从地形上看,村西的山脊和沟都直通东台。可村中唯一的老乡说,上东台只能走村后的山脊,先向北,上到远处的山梁后再向西,走一个L形,就是他空身走也要两到两个半个小时才能上去。
老乡空身走两个多小时,我们重装又是疲劳状态,差不多要走四小时甚至更多,现在是13点20,时间尚早。我们一直坚持要走。我看了看大家,既然如此,那就抓紧时间走。我们问清道路,又补足了水,急急的上山了,按现在的情况,我们今晚肯定能上到东台,只是时间先后的问题。
望上山的路,山坡上那棵大李子树是上山路的标志物
一路的上行,这路与小五台北台的路差不多,上升的很快,由于我们已是疲惫之师,每走一步都极其艰难.
上行,还是上行,有的路段路紧贴着崖边,走在最后的我不时的提醒格格:小心,走慢一点。

5点稍过,我们结束攀升开始平切,可是好景不长,这种轻松路走了没一会儿又是一段新的攀升。眼看东台越来越近了,可我们的体力已快被耗费光了。我已是强弩之末,走不了几步就要停下来喘几口气,保福也强不了多少,只有冰川一个人在静静的走在前边,那个强大坚韧的背影。
太阳落山了,天越来越晚,我们休息的频率越来越快,而东台好象在和我们开玩笑,走不走的距离没有什么变化,老是离我们远远的。
我已经崩溃了,真的,玩了快4年的户外,我第一有这个感觉。
在前边我一会儿和行者说:“咱们今天,总上升大约2000米,距离将近20公里,强度比小五台走北东不低,回去你能好好的吹一吹了”。

转眼又是一个小时,时间已是5点多了,看看东台的距离,我们的速度还要至少1个小时才能上去。
我终于开始泄气了。我随时倒地,趴在上面,大地呀,母亲,给我点能量吧,
我真的需要休息。

顺着风向,东台上传来断断续续的话语声,是游客?是僧人?不知道。

18点,我们又出发了。水已不多了,要留着冲坡时用,好在现在离东台不远,而且是地势单一的草坡,根本不存在迷路等意外的可能。
一个多小时后,我们改变了行走步调,不走山脊上边,贴着山脊往上切,这样省体力。
说着我和行者、保福一路向上攀去。只有冰川一个人,孤独的前行着,此时估摸着估计到顶了,我和行者、保福他们简单交谈着。




东台真的很近了,眼看着直线距离不过二、三百米远,但这一段路正是个大上坡,每走一步都很难,真要上到跟前怕是还要一会儿时间。
我们艰辛的最后的冲刺,攀上最后的陡坡,走过一个飘满彩旗的玛尼堆,我们淌着哗哗的流水疾行在山坡的小路上,一前一后的奔向东台。




当我们走进东台接待站时,时间已是18点40,我们向寺庙的僧人询问着住宿的情况,由于下鸿门岩的路正好是山脊,狂风刮的我们站都站不稳晚,
屋里真暖和,我们向僧人请求了在屋子里面煮面的想法,再三交涉,才同意。
于是美美的晚餐开始了。
第二天早晨(5月5号),我们真是太阳晒屁股,用过斋饭,于7点半左右就开始往鸿门岩下撤。

7点半鸿门岩到了,从鸿门岩北可下沙河,乘火车饶太原返石,我们在太原简单吃了一顿。
于下午15点50,我们乘坐动车直接回到了北京,结束了这一次的探路之旅。回来的路上,几个人不无遗撼的说有机会还要来,来一次朝台。
这次于我来说,我懂得了人不可能什么时候状态都好,心态最重要。
我一路上,坚信那个她会盼着我走下来。
===============================================
一条大路呦通呀通我家
我家住在呦梁呀梁山下
山下土肥呦地呀地五亩啊
五亩良田呦种点啥
谁会记得我的模样
谁会记得我受过的伤
谁的欲望谁的战场
让我们都背离善良
何时才能回到故乡
何时才能看她的红妆
我用长剑劈断目光
劈不断我想家的狂
一条大河呦通呀通我家
有妻有儿呦瓦呀瓦房大
鸡肥鹅肥呦牛呀牛羊壮啊
种豆种稻呦油菜花
谁会记得我的模样
谁会记得我受过的伤
谁的欲望谁的战场
让我们都背离善良
何时才能回到故乡
何时才能看她的红妆
我用长剑劈断目光
劈不断我想家的狂
一条大路呦通呀通我家
我家住在呦梁呀梁山下
山下土肥呦地呀地五亩啊
五亩良田呦油菜花

 


独辟秘径、问道五台[12.1k]
lxiapeng 10-05-20 15:42:04
08年我们就一天从东台轻松走到了歪头山[268]
受伤小蛇 11-06-11 00:52:30